前任出没

酒瓶子殿下
1
“顾佳佳,你有几个前任?”
陶乐问这话时,刚和女友从电影院看完《前任3》,正一起坐在甜品店吃东西。
顾佳佳把视线从冰激凌球上挪到陶乐脸上,“干什么?”
“没事,闲聊。”
确实只是闲聊,两个人交往一年多了,感情甜腻如枫糖。只不过刚看完这种电影,不免有感而发地八卦一下。
“那你呢?你先说,你有几个前任啊?”
陶乐从容地喝了一口热咖啡,目光直视着她的眼睛说:“没有,只有你一个。”
“我才不信!快说实话!”
“只有你。”陶乐忽然感觉挑起这个话题有点搬石头砸自己的脚,但是现在只能紧咬牙关。
顾佳佳默默伸出右手掐在陶乐的胳膊上,准备随时发力,然后眯缝着眼睛审视他的眼神,继续追问:“真的?我是唯一一个?你可不要骗我。”
陶乐面不改色地回答:“真的,我发誓。”实际却已开始心惊胆战地想,“这他妈绝对不能招实话啊!”
“所以,你呢?有几个前任?”
看他对答如流毫无破绽,顾佳佳真的信了,傻笑一下收回手,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地扭捏。
这突然安静下来的空气让陶乐隐隐觉得不安,他舀了一勺她面前的冰激凌放进嘴里,貌似想要搞明白女友为什么大冬天还要吃这么凉的东西,用闲聊的语气接着问:“说啊!还怕我生气啊?我才没那么小心眼,就是想了解你更多一点。”
听到这话,顾佳佳心头一暖,于是伸出一根食指比在眼前,坦白道:“上学时候倒是有几个男生追过我,不过前男友只有一个。”
“哦,同学啊,那怎么分手了呢?”
顾佳佳看他挨个品尝面前的冰激凌球,似乎对自己的话不太在意,便双手托腮继续说:
“不是同学,是大我一届的学长。一开始也不知道他的家世,不然我也不敢答应和他交往。至于为什么分手,主要是因为我太自卑吧!他当时是学生会干事,聪明又很有气质,喜欢踢足球,皮肤晒得很黑,但长得挺好看的……”
顾佳佳陷入回忆,继续叨叨着,完全没发现陶乐的眼里已经蒙上一层霜。
“交往后才知道他家里条件特别好,算是个富二代。我就是从农村出来的穷丫头,这种心理落差……唉!反正那个时候和他交往特别有压力。”
“哦。”陶乐放下勺子,同样用双手托腮的姿势对顾佳佳笑笑,“有点遗憾哈?”
“遗憾倒是谈不上。现在想想他也有很多缺点,骄傲、占有欲强,不过初恋嘛,多少都会……”顾佳佳这才发现对面的人是皮笑肉不笑,强绷起来的笑肌都装不下去了,不停地抽动。
完了完了,被套路了。
顾佳佳连忙挥手岔开话题,“都是历史了,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“以史为鉴知兴替嘛!接着说。”陶乐故意加重“兴替”二字的语气。
顾佳佳明显闻到一股醋意,话锋一转:“不用不用,你以铜为镜正衣冠就行啦!反正我的眼里和心里都只有你,我的大帅哥,么么哒!”
真是甜言蜜语三冬暖,英雄难过美人关。
陶乐突然没了脾气,假装搔额头,用手挡着自己的脸窃笑。
2
走出甜品店十几步,顾佳佳就翻着包惊叫钥匙落在了店里,转身想跑回去找,被陶乐拦住。
“真够笨的。我去找吧,你穿着高跟鞋别来回跑了。”
不等顾佳佳应声,陶乐就快速跑回了甜品店。
顾佳佳噘着嘴,乖乖站在原地等,忽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过来。
“是……顾佳佳吗?”
顾佳佳扭身看,一个身着呢子大衣、手提笔记本电脑包的男人站在四五米远的地方打量自己。
“苏明浩?”
听到她准确地叫出自己的名字,这个叫苏明浩的男人露出惊喜的笑容,快步走到顾佳佳跟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熊抱。
顾佳佳如坠雾中,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遇到初恋?
苏明浩抓着她肩头,从头到脚打量一番,声音略有激动地说:“越来越漂亮了,你要是不叫出我的名字,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。”
还没缓过神来的顾佳佳脱口而出一句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“我说是天意让我们在这里重逢的,你信吗?”不等顾佳佳回答,苏明浩接着说:“出差来这边,工作刚结束,准备买点礼品带回去。”
顾佳佳往甜品店的方向张望,陶乐还没有出来,她随口应了一句:“哦,那你买吧!不打扰你了。”转身要走,却又被苏明浩拉住了胳膊。
“佳佳,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!”
“不了,我还有急事。”
苏明浩不死心,依然拉着她不肯放手。
顾佳佳心想着绝对不能让陶乐和苏明浩见面,却没办法把胳膊抽回来。情急大喊:“我都说了我有急事。”却引来路人好事的目光。
苏明浩一愣,刚才的笑容僵在脸上,转而尴尬地松开手说:“对不起,我有点激动。”随即拿出一张名片递过来,“上面有我电话,随时打给我,二十四小时开机。”
见顾佳佳没有接,便自作主张地伸手塞进了她的包里。
“顺便说一句,我还单身。”
这时,顾佳佳扫见从甜品店推门出来的陶乐,不等他扭头看向自己,丢下一句“我先走了”,便赶忙迎了过去。
“笨蛋,下次别再丢三落四的。”
陶乐嗔怪着把钥匙串递给她,抬手把羽绒服的连帽给她扣在头上,还隔着帽子用力揉了揉她的头,然后拉起她继续要往家走。
顾佳佳慌张地抱住陶乐的胳膊说:“诶!陶乐,我忽然想看电影了。”
“不是刚看完吗?”
“那就再看一场别的嘛!那么多新片上线,你要是钱不够,我请你咯。”
“开玩笑!钱不够?我的钱买下这座影城……可能差点,嘿嘿。”陶乐把女朋友往怀里一揽,冲影城的方向扬了扬下巴,“走着!”
顾佳佳也笑盈盈地揽住陶乐的腰,走出十几米,她偷眼瞟了一下后面,总算松了口气,苏明浩已经不在原地。
3
周一一大早,十六楼的门铃声响起。顾佳佳在暖和的被窝里翻腾了半天,才不耐烦地披上外套去开门。
“大冬天你也这么早起来晨跑,陶乐,你是不是变态啊?”
顾佳佳眼睛也不睁就栽到来人的怀里。按照往常来说,陶乐这个时候肯定会借机“揩油”,亲亲、抱抱,然后扛起自己给丢回床上,一边嚷嚷小懒猫快起床,一边把早餐摆上桌。
而今天却一反常态地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“我申请以后不吃早餐了,你让我多睡会吧!”顾佳佳还在闷头撒娇,却依然没听见回音。
也许因为楼道里低温的刺激,她的五感开始恢复功能,鼻子嗅出这个人身上的味道不对,触感也不是陶乐那套用脸蹭起来很舒服的运动服。
顾佳佳猛然惊醒,推开来人一抬头,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抱住的是双手提着礼盒的苏明浩。
犹如冷水浇头,她惊叫一声退出两步。
“怎么是你?你怎么找到这儿的?”
“找到你很难吗?”苏明浩微微一笑,接着打趣,“你迷迷糊糊的样子还是那么萌,要不是我手里有东西,刚才一定要欺负你一下。”
真是尴尬。
顾佳佳红了脸,苏明浩却很不见外地进了门,见她还傻站在外面,便笑着说:“站在外面不冷吗?”
她慢吞吞地走进来,犹豫着要不要关门,苏明浩已经放下手里的东西,回身将门关上,顺势把她压在了门后。
“佳佳,你最近还好吗?”
“别这样。”她被苏明浩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,紧贴在门上微微发抖。
“我一直都很想你,你呢?”苏明浩语气中透着委屈。
他单肘抵在顾佳佳头顶的门板上,身子却禁锢着她,让她动弹不得。
“我们已经没关系了,你放开我。”
“不放开,我们之间有误会,我要解释清楚。”苏明浩强行把顾佳佳圈进怀中。
苏明浩口中的误会,是当年他妈妈答应送顾佳佳和自己一起出国,但是苏妈妈却借口顾佳佳签证没下来,把苏明浩先哄出国去,之后就没了下文。
就这样,两个人再也没了联系和交集。
顾佳佳了解苏明浩的性格,恃宠而骄,说一不二。所以当她再次遇到这个初恋时,着实吓了一跳。而现在,这个男人果然纠结着以前的事追了过来。
没有别的办法,把话说开吧!
“你想听真相吗?”
“我想听。”
顾佳佳用力推开他,平静地说:“我收了你妈妈的钱。”
“我不信!”
“你不信也得信!我收了你妈妈十万块钱,千真万确。再说,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,我们当时的距离实在太远了……”
“那现在呢?我们可以重新开始……”
“不可能!”顾佳佳决绝地瞪着他说,“我承认你对我很好,但是你确定那是爱情而不是占有欲吗?”
她顿了顿,想尽量用简洁的语言讲清楚,现在这个时间段,陶乐随时会拎着早餐出现在门口。
“如果我没说错,你历任女朋友中,只有我没和你上过床吧?而且在和我交往的时候,你没有在外面拈花惹草吗?”
苏明浩的笑容开始不自然,却依然勾着笑意盯着她。
“你从来不懂爱一个人,只会以自我为中心。其实我真的有点怕你,和你谈恋爱的时候特别没有安全感。我要谢谢阿姨,也许你以为是她棒打鸳鸯,但是她给了我一个可以逃离你的机会。苏明浩,我希望你有一天可以遇到真心相爱的人,但那个人肯定不是我!”
苏明浩凝视她的眼睛几秒,突然又温柔笑言:“果然还是你最了解我。”他伸手过去想摸她的头,被她闪身躲开了。
“没关系,我们还可以做好朋友。”苏明浩探出右手示好,顾佳佳没有去握,而是无奈地笑笑说:“抱歉,恐怕我没办法和你做朋友。麻烦你现在就离开,再也不要出现。”
见苏明浩站在原地不讲话,顾佳佳语气缓和下来,“别破坏我们在彼此心中仅存的一点美好回忆,好吗?”
苏明浩笑了笑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开门要走。可门刚一打开,就见陶乐手提保温饭盒站在门前,抬手要按门铃。
四目相对,陶乐愣住,苏明浩寓意不明地对他笑笑,抬手拍拍他的肩膀,闪身离开了。
“他谁啊?”陶乐看着门里身着睡衣、眼圈发红的顾佳佳问。
顾佳佳脑内一片混沌,搭错弦儿似的回一句:“没见过不认识。”
“不认识?”陶乐原地爆炸,把饭盒往顾佳佳怀里一推,转身要追,顾佳佳打了一下自己的嘴,从身后环住他,“陶乐,你冷静点。”
“我他妈怎么冷静?天还没亮,一个成年男人从我独居女友家走出来,你让我怎么冷静?”
“不是!你别急,听我和你说清楚!”
4
顾佳佳乖巧地跪坐在沙发上,抬眸偷瞟不吭声的陶乐,他已经打开了第三瓶冰水。虽然讲述过程中,顾佳佳有意省略了很多细节,却依然可见陶乐火气不小。
“你别喝了,大冬天喝这么多凉水,小心拉肚子。”顾佳佳底气不足地劝着。
“我爱喝!”虽然嘴硬,陶乐还是把拧开的瓶盖又拧了回去,“就这些?还有没有瞒着我的事?”
“没有没有,我全说了。”顾佳佳连忙挥着双手应答。
“你说你要人家钱干嘛?这点出息!”
“我……我妈当时刚确诊,住院费押金就好几万,我当时都傻了,实在没办法,正好他妈妈就拿了十万块钱……哎呀!我已经后悔死了……唉……”
“那你就应该和苏明浩继续交往,死缠烂打!别说十万!一百万、一千万都有了!哼!”陶乐气哼哼地说。
顾佳佳翻翻眼睛,恍然大悟状,说:“这我倒是没想到。”
陶乐扭头看看女友,心中郁闷。一是她和前男友偶遇,竟然不告诉自己,还让人家追上门;二是顾佳佳这个女人,除了长得可爱、做饭好吃,根本没什么优点,智商低,情商更低,怎么会有瞎眼的男人对她痴情一片?
想到这儿,陶乐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,“我这是骂谁呢?”
顾佳佳看陶乐脸色一阵白一阵红,又突然打了自己一下,懵掉了。
“你打自己干什么呀?如果特别生气,就打我好了,不过要轻一点。”
顾佳佳说着把双手掌心朝上捧了过去,低头紧闭双眼准备挨打。突然她的双手被推开,唇上一暖,陶乐的声音在唇边响起:“打你我能发财吗?”
“那你不生我气了?”
陶乐回身又去拿冰水,盖子拧开又拧紧,郁闷地长呼一口气,起身把水放回了冰箱。
“佳佳,你搬我那里去住吧!”
“啊?”
“万一那个姓苏的再来找你怎么办?要不然我就搬你这儿来,二选一。”
看陶乐不容商量的样子,顾佳佳抠着衣角犹豫了一下,小声问:“还有第三种选择吗?”
“没有!”
顾佳佳低头不说话,陶乐走过来又坐回她身边,揽着她的肩膀,苦口婆心地做思想工作。
“你看,我那边房子也快到期了,咱们搬到一起,房租我交,省下的钱你可以买很多东西。而且,咱俩一睁眼就能见面,不用楼上楼下跑。最重要的,万一有危险,我能第一时间挡在你前面,对不对啊女朋友?”
“可是一室一厅的房子,咱俩怎么住啊?反正我不会睡沙发的。”顾佳佳噘着嘴回答,衣角已经被她用手抠出毛边儿。
陶乐一笑,又往往顾佳佳身边挤了挤,“没事儿,反正是两米的床,睡得开。”
顾佳佳脸红到耳根,一巴掌呼在陶乐脸上把他推开,“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!滚一边儿去。”
“再商量商量……”
“没商量!”
……
两个人争执了一早上,最后决定:换房住。
5
“顾佳佳。”
苏明浩坐在床上,闭上眼睛回想早上她说的话,忽然冷笑。竟然被一个无脑的前任给训话了,还是唯一一个敢先甩了自己的前任。这种感觉,说不出来是可笑还是挫败。
浴室的门开了,一个身着情趣内衣的妖娆女人走了出来,因为刚洗过澡,她浑身散发着水汽,脸上却化着精致的妆容。
“苏总,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在这边多玩儿几天好不好?我还挺喜欢这里的。”女人缠在他身上,嗲嗲撒娇。
苏明浩把手机丢到一边,盯着她,用指尖轻撩她的额间,眼中却闪过顾佳佳的样子,轻笑一声,意味深长地对女人说了句:“好啊!那我们就再玩玩。”
……
陶乐这几天右眼皮一直跳,按顾佳佳的说法,他是熬夜打游戏打出来的眼疲劳。
然而,顾佳佳的第六感永远没有陶乐的直觉准。换房后的第三天,顾佳佳就被开着豪车、手捧红玫瑰的苏明浩堵在了小区门口。
看热闹的人三三两两驻足,还以为要上演“地主家的傻儿子爱上傻白甜”的戏码,在一旁看好戏,甚至有人看不过去顾佳佳的推脱和怒意,小声嘀咕着:“这姑娘真是高手,欲拒还迎呢!”
旁边的人听了就跟着起哄,“答应他吧!这么帅又有钱的小伙子哪儿找去?!”
“就是就是!”
“你们小情侣吵架回家吵去,别堵在门口影响交通!”
可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!顾佳佳一面被纠缠,一面还要听别人的冷言热语。
“佳佳,我们去吃晚饭,地方你挑。”苏明浩很绅士地拉开车门,身子却是挡住顾佳佳要逃跑的方向,就这样把她圈在了车门边。
在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眼里,苏明浩就像是偶像剧里走出的霸道总裁,正在以有钱人的方式“宠溺”着女友。
“你们干什么?”顾佳佳终于爆发了,对着围观群众一声大喝,她扭头直瞪着苏明浩,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
说完这句,她眼角还是滑出一行泪,她觉得自己不害怕,可就是控制不住,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流出眼泪来。
苏明浩一笑,抬手想去帮她擦掉,不知道哪儿飞来一袋火腿,正砸苏明浩脸上。
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把所有人都吓得一愣。
还在发傻,突然一只大手将苏明浩圈禁顾佳佳的胳膊一抬,陶乐的背影就这样挡在了顾佳佳眼前。
“哟,小哥哥玩儿壁咚呐?还准备一这么贵的‘墙’,真是煞费苦心啊!”说着,陶乐伸手拍拍车顶。
顾佳佳一下子从后面抱住陶乐,得救一般,脸埋在他背后,借势把眼泪擦到他衣襟上。
苏明浩还没缓过神,眼前人突然换成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男人,吓得倒退两步。看清情况后反倒是笑了。
“我来请佳佳吃饭,陶先生如果想蹭饭,我也不介意。”苏明浩整理了一下衣领,依旧保持微笑。
陶乐没理他,反而对着周围的吃瓜群众说:“别看了,散了吧!该回家吃饭啦!没见过儿子给妈拜年的?”
周围人哄笑慢慢散去,陶乐这才张口:“小哥哥,你纠缠我女人多久了?”
“你女人?”苏明浩轻笑了一声,“我们大学时候就认识,算起来……”
“不是不是,我是说你在门口这儿纠缠她多久了?”
苏明浩一头雾水,陶乐这是什么套路,搞不清状况,他也不知道要不要回答。
这时,一个巡警骑着警用摩托拐到了这条路上,然后停靠在旁边,指了指豪车问:“谁的?”
“他的!”
不等苏明浩反应,陶乐举手抢答,另一只手指着苏明浩。
警察同志敬礼,“请您出示驾照!”见苏明浩愣在原地没反应,以为不配合,也没多废话,掏出笔来开了个罚单,往苏明浩手上一递。
“违章停车,罚款二百,扣一分。别以为这里没有摄像头就心存侥幸,天网恢恢疏而不漏。半个小时后我还来这边巡逻,车子还在,直接拖走,谢谢配合!”说完,抬手又敬一礼,转身骑车走了。
从下车敬礼到骑车而去,警察同志的整套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望着绝尘而去的背影,苏明浩原地石化,竟然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“做人别太狂,自有正义来帮忙!”陶乐说着,回身把顾佳佳护在怀里就走。
“你叫的人?”顾佳佳小声问。
“我哪儿有那么大势力?总看见有人在这被贴罚单,摸清规律了。”
“你可真厉害!”顾佳佳真是惊叹陶乐的观察力,自己在这儿住的时间比陶乐久,可很多事还没他知道的多。
“站住!”
苏明浩终于反应过来,叫住准备开溜的二人。
陶乐停住脚,本不想在顾佳佳眼前和人动粗,可窝了一肚子火的他现在也有点绷不住。
“改天请你吃饭,单独!”
“好啊!我随时奉陪!”陶乐抢着接过话来,回身盯着苏明浩,两个人眼光交汇处,好一阵腥风血雨。
苏明浩冷笑,“陶先生,你可真自信!”说完,上车扬长而去。
顾佳佳看陶乐脸色不善,扯了扯他的胳膊。陶乐忽然转头,怒气冲天。
“对不起,都是我找的麻烦,你别生气……”
顾佳佳从没见过陶乐这个架势,吓得缩了半步,陶乐转身到草丛里抄起一块掉角的板砖,一脸“鱼死网破”的表情走回来,这可吓坏了顾佳佳,她知道自己又惹陶乐生气了,可也不至于一砖拍死自己吧!
“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陶乐在她眼前晃悠着问。
“板……板砖。”顾佳佳咽了下唾沫答。
“干什么用的?”
“盖房子。”
“还有呢?”
顾佳佳越来越觉得这个问答走向诡异,陶乐一本正经、面无表情的样子太吓人了!
“打……打人?”顾佳佳小声嘀咕。
“回答正确!板砖,普通武器,可进行多段物理攻击,附加一定概率的眩晕属性,大招是:一砖秒杀!”
“呃……所以呢?”
“所以……”陶乐拿过来顾佳佳的包,拉开拉链把砖扔了进去,拉上拉链又推到她怀里,“拿着防身,以后再遇到流氓骚扰你,别客气,照着ICU病房的价格拍,我给你报销!”
顾佳佳“噗嗤”笑了,“你这是纵凶伤人知不知道?再说,谁要整天包里拎个砖头,沉死啦!”
“没跟你开玩笑……”
“是是是,快吃饭去啦。”
顾佳佳伸手要把板砖掏出来丢掉,被陶乐拦住,两个人一边纠结板砖要不要丢,一边回了家。
6
夜里十点,陶乐把犯困的顾佳佳送了回去。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,照着上面的电话拨了过去。
“小哥哥,约吗?”陶乐这句酥麻娇媚。
“谁呀?神经病吧!”
“我是顾佳佳的男朋友。”陶乐正言。
苏明浩没想到陶乐会打电话给他,愣了一下,旋即笑道:“佳佳告诉你我的电话的?”
“算是吧!”陶乐没多解释,其实是他在往顾佳佳包里放砖的时候看到的,顺手拿了出来。
“你找我有事?”苏明浩问。
“请教一个问题。”
“讲。”
“要怎样才能让你不纠缠顾佳佳。”
“呵!”苏明浩冷笑,喝了一口酒想了想,“让我玩够了。”
“做梦!”
“那……让我痛快了。”
“怎么痛快?”
“不知道。”
“……”
“敢不敢现在就来我朋友的酒吧?我就在这里。”
“给我地址!”
……
陶乐把一个小包丢到苏明浩眼前的吧台上,差点把苏明浩的酒杯撞翻。
“这里是十万块钱,你先拿着,然后再说别的。”陶乐点了一扎啤酒。
苏明盯了陶乐三秒,冷笑,“你以为我是为了这点零钱,才去找佳佳的?”
“我还没那么蠢,这是她欠你家的,我替她先还上而已。现在说说正事,你到底想怎样?”
“我刚才也思考了一下,至少要证明,你有比我强的地方吧?”
“怎么证明?”
“这儿是酒吧,当然是酒说了算,我也不知道你酒量如何,谁先趴下谁退出,怎么样?”
“直接!我喜欢!不过……”陶乐犹豫了一下,苏明浩嘲笑:“怂了?”
“嘁!我是先小人后君子,酒钱谁结?”
“噗哈哈!”苏明浩突然大笑,前仰后合,“陶先生可真幽默!好吧!不论输赢,酒钱都不会找你要的。”
“那就好!”
斗酒,一下子吸引了不少吃瓜群众。
两个人对面站在桌子两侧,桌上摆满各式各样的酒杯和酒桶,调酒师还叠了两个酒塔烘托气氛。
“喝!喝!喝!”
到哪里都不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,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地灌,周围一群人起哄怂恿,也不知谁输谁赢和他们有多大关系。
两个人开始还衣着整齐,表面彬彬有礼,喝过几轮后都眼神涣散、浑身发热。
苏明浩脱了外套扔在地上,衬衣下摆也从皮带的束缚中扯出一半,领子的扣子还被解开了两颗。
当然陶乐也没好哪儿去,外面的羽绒服一进门的时候就脱了,现在把衣袖一直撸到了肩膀处。
终于,在你一杯我一杯的对杠之后,两个人开始站立不稳,却依旧强撑着桌子不让自己倒下,而酒桌上的气氛也没有起初那么热烈,围观的人渐觉无聊,陆续离开了两个醉鬼身边。
“怕了吧!你赶紧躺平!”苏明浩大着舌头说完,又灌进去一杯。
“怕你大爷!”陶乐回骂一句,仰头也是一杯。
“为了那么个女人和我斗,是不是傻啊!十万块钱就和我分手,没见过世面!”苏明浩晃了晃身子,还是比较准确地把酒倒进了嘴里。
“你懂个屁!你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!”陶乐有点反胃,从冰桶里掏出个冰块放嘴里嚼。
“兄弟,我劝你快点分吧!这种女人不值得!”苏明浩又喝了一杯,最后一口却死活咽不下去,只能含在嘴里来回漱。
“你个锤子!懂人间疾苦和走投无路吗?”陶乐把嚼碎的冰吐到了一杯酒里,然后抱着冰桶喝里面的冰水。
“你个傻子,那个不是酒桶!你喝错了,哈哈!”苏明浩嘲笑着陶乐,没笑两声,“哇”地吐了。
“哈哈哈!”这回轮到陶乐趴在桌上大笑。
旁边一直盯着这里的服务生有点看不下去,正准备给老板打电话来处理一下,突然看见一个女的冲了进来,直奔着陶乐跑了过去。
7
顾佳佳回到七层准备洗漱,突然想起来晚霜用完了,赶紧追出门找陶乐,让他帮忙从自己家里拿一瓶送过来。
追到电梯间拐角,却发现陶乐正站在窗边打电话。
神神秘秘的,也听不太清,只是表情严肃,偶尔还冷笑两声。
“这是给谁打电话呢?有点奇怪呀!”顾佳佳正琢磨着,陶乐已经挂了电话进了电梯。
等顾佳佳笨手笨脚追过来,却发现电梯不是往十六层去,而是在往下运行。
“什么情况?”
于是好奇的顾佳佳一路尾随陶乐,刚到这条酒吧街就跟丢了。她就一家一家地进去找,终于在这儿发现了已经喝醉了的陶乐。
“你怎么喝这么多呀!”顾佳佳扶着烂醉的陶乐,有点不知所措,“大半夜不睡觉,跑这里喝酒干什么?有什么不开心的事,你跟我说呀!”
陶乐这才把眼神勉强聚焦到顾佳佳脸上。
“嘿嘿!宝贝儿,你看!都是我喝的,我是不是最厉害?”陶乐一挥胳膊,划拉到地上好几个杯子,都摔碎了。
服务生赶紧走了过来,“小姐,你是?”
“我是他女朋友!这儿怎么回事呀?”
服务生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又指了指桌子对面的苏明浩。
顾佳佳明白了,突然觉得这两个男人之间的决斗怎么这么幼稚,虽然不是时候,但莫名觉得想笑,于是放开陶乐,走到苏明浩那边。
她笑吟吟地问苏明浩:“苏明浩,是不是谁先趴下谁就输了呀?”
苏明浩双肘撑在桌子上,还在摸前面的酒,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,不耐烦地回了一句:“滚!没看老子喝酒呢!”
顾佳佳又大声问了一遍。
苏明浩这才听懂人家在问话,眼睛依然盯着桌面上的酒,点点头,模模糊糊地回答:“对!谁先趴下,谁他妈就……”
话音没落,顾佳佳抬起一脚踢到了苏明浩的大腿上,苏明浩本就摇摇晃晃,这一脚直接把他踹翻在地。
转回桌子另一边,顾佳佳架起陶乐的一条胳膊,拍拍他的脸说:“别喝了,你看!他输了,你赢了!”
连着说了三遍,陶乐才听明白,踉踉跄跄被顾佳佳架到苏明浩躺倒的地方,蹲身左看看、右看看,突然大笑。
“哈哈哈!你输了!我赢了!我比你厉害!”
“呃……好幼稚,这货现在的样子绝对不到三岁。”顾佳佳正这么想着,没想到地上的苏明浩突然哇哇大哭。
“哇……我输了,我才不会输!输了回家妈妈要骂我了……”这可是不可一世的苏少爷啊!此时像个撒泼打滚的小孩儿。
“呃……”顾佳佳瞟了一眼服务生,然后默默掏出手机,打开了录像功能……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。
8
终于费劲吧啦地把陶乐弄回了家,他却扒着门死活不肯进去。
“别闹了,邻居都睡了,乖乖回家好不好?”顾佳佳像哄小孩一样,一边往门里拖一边哄。
“不要!这是你家,不是我家!”
“你乖啦!你忘了,咱们两个换房子啦!你现在就住这里。”
“别拉我!深更半夜,孤男寡女,你要干什么?救命啊!”陶乐扯着嗓子喊开了,顾佳佳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,掰开他扒着门框的手,使出了洪荒之力才把他丢进了门里。
“这不是我家,你要对我做什么?”
看着陶乐醉气熏天,却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,又好气又好笑。
“陶乐,乐乐?”
“嗯?”看着一脸坏笑的顾佳佳,陶乐躺在地板上缩成个团,可怜楚楚地抱着自己的肩膀。
“乐乐乖!自己把衣服脱了,去洗个澡好不好?”
“不要!”说着,陶乐紧紧抓住自己的衣领。
“你身上又是酒味,又是你吐的,好恶心,洗完澡再睡觉好不好?”
“不要!”
“那你要怎么样?姐姐要生气咯!”
“回家。”
“这就是你家呀!”
“骗人!”
“不骗你,这儿真的是你家,你就住在这里。”
“真的?”
“真的!就住这里不走了!”
陶乐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,虽然脸颊依旧很红,眼神却不再涣散,口气认真地说:“这可是你说的,别后悔!”
然后转身,稳稳当当地走进了浴室。
顾佳佳傻站在原地愣了一分钟也没反应过来。直到陶乐光着膀子、叼着牙刷走出来。
“既然你都说了,那下周我就把七层的房子退了,搬过来!对了,以后别买橘子味的牙膏,我不喜欢,买竹盐的。”
顾佳佳攥了攥拳头,狠狠运了运气,强挤出个微笑,说了句“晚安”,转身要走。
陶乐冲过来挡住了门,一脸坏笑地说:“今晚住下吧!反正这是你家,你睡得习惯,嘿嘿!”
“好呀!”很意外的,顾佳佳竟然一口答应了,还很温柔地抚摸了两下陶乐的脸,然后嗲嗲地说:“你先乖乖洗个澡,我去拿点东西,很快回来哟!”
“懂!”
陶乐心花怒放,顾佳佳出了门,他赶紧钻进浴室洗澡,哼着歌,琢磨今天的事。
本想着可能会动手,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解决了。
顾佳佳录了像,等明天苏明浩酒一醒,发给他,像他这种自命不凡又死要面子的家伙,肯定得老实。
今天确实喝了,可也就前几杯。不像苏明浩那个傻小子,喝得真实在!这货虽然是个骄傲的公子哥,却看不出有贼心眼儿,不知道他是怎么从小狂到这么大的。想想他一边哭一边说怕回家挨骂,真搞笑。
敲门声!
顾佳佳拿东西回来了!陶乐穿个大裤衩,贼兴奋地一溜小跑去开门。
“回来啦,东西拿……”
门开了一半,只见顾佳佳右手一块缺角的板砖悬在半空,正对着他的脸。
陶乐大惊,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“你就去拿这个?”
“不然你以为呢?”顾佳佳一板一眼地反问。
陶乐讪笑,“呃……赶紧回去睡吧!我今天喝多了,有点困,晚安!”说完,陶乐“嘭”地关上门,连忙上了锁。
门外,顾佳佳嗲嗲地回了一声:“乐乐一个人睡可以吗?这可是你想一个人睡的,别后悔!那我走啦!晚安喽!”说完大笑着转身就走,在楼道里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。
躲在门里的陶乐觉得憋屈,想嘲讽一波解解气,一开门冲着顾佳佳的背影大喊:
“你这个笨蛋加睁眼瞎,猖狂什么?瞧瞧你交的什么前男友啊?人傻钱多是吗?能不能有点追求?瞧瞧哥当初的女朋友们……”
顾佳佳突然转身,“等一下!你说什么?你当初的女朋友……还们?”
死亡质问,完蛋!
陶乐立刻改了口,“没没!开玩笑,吹个牛而已!呃……晚安!爱你哟!”说完,关门,再次上锁。
然而此刻,锁门并没有什么用,因为钥匙孔在默默转动……

欢迎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打赏☺
微光文社 » 前任出没

发表评论

微光文社——闹市中的静心港湾

站点简介 妖灵二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