妻子的秘密

十封
1
齐强最近发现自己的妻子很不对劲儿。
衣服洗得不干不净,饭做得稀里糊涂,房间也收拾得乱七八糟。若不是每天晚上她还与自己共枕而眠,他都要觉得这个家里没有了女主人。
不仅如此,她还总对着镜子涂脂抹粉,描眉画眼。且她的衣服穿得光鲜亮丽,一天几换。而每每她该在家的时候,人也总是不见踪影。对于询问她的去向,她也是支支吾吾,闪烁其辞。
“强子,别怪我没跟你说啊!我最近可看到你老婆经常跟一个男的在一起啊!”齐强的脑海里跳出同事曾对他说的一句话。
这句话是同事前两天告诉他的。联想到妻子这几天的行为,他的太阳穴不可抑制地突突直跳。
男人的直觉告诉他,他的妻子很可能有了外心。
“你坐在这里干什么?”他想得入神,连妻子推门而入都没发觉。
“没什么,就是工作有点累。”齐强回过神来,“这个时候你去哪儿了?”
“啊?买菜去了呗!“妻子晃了晃手里的环保袋笑道,“晚上给你做糖醋排骨。”
“嗯,好啊!”齐强看着厨房里走动的身影不动声色地问,“你今天的裙子挺好看的,怎么以前没见你穿过?”
“是挺好看的吧?”妻子拎起裙子笑道,“我刚买的。”
“嗯,好看。”齐强走过去翻了翻环保袋,“不过,你以前不是说穿裙子不方便嘛?”
“以前是以前啊!”妻子满眼笑意,“现在孩子大了,又住在了寄宿学校,我自然要好好放松放松了。”
“嗯,挺好的。”齐强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,倒了杯水往卧室走去。
外面,妻子仍旧在厨房里忙活。可传来的若有若无的歌声,让齐强不自觉地皱紧了眉头……
2
妻子,向来不会这么……张扬的。
她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。沉默寡言,默不作声,沉闷得让人有点压抑。
与妻子初识,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。那时,齐强刚与相恋多年的女友分手,心情正是糟糕。
那天晚上的聚会,灯光闪烁,鱼龙混杂,齐强看得眼花缭乱,心情更闷,只顾得一声不吭,借酒消愁。
就是在他喝第四瓶啤酒的时候,一只微凉的手捏住了他又要打开的酒瓶。齐强抬头,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儿正张嘴对他说着什么。包间里面音乐的声音太大,话的内容齐强没听太清楚,左不过是让他别再喝了之类的。
随后,那女孩见齐强的目光落到她的手上这才慌忙把手拿走,脸上表情既尴尬又难为情。
这样的腼腆的女孩儿已经不多见了。许是出于好奇,也许是他刚刚失恋,齐强对这个女孩就来了些兴趣。
后来,齐强便找朋友要了她的联系方式,开始熟悉起来。
不过也仅仅是熟悉起来,齐强也并没有往多余的方向使劲儿。因为越是熟悉齐强越觉得他和这女孩不太搭,她太内向,有时候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没了话题,很是尴尬。
这个时候,齐强就想起了刚与他分手的女朋友。那是一个明媚的人,快乐开朗,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日子都变得鲜活起来。可惜爱情抵不过现实,远在外地的她还是选择回到了自己的家乡。这段感情,也就无疾而终了。
有着前女友的比较,齐强对那个聚会上的女孩儿也失了兴趣。没过多久,他们也就不再联系了。
可谁知,在半年后的相亲见面上,他们竟还是凑在了一起。
彼时,齐强被家里催婚催得厉害,很是精疲力尽。而现在面前那个虽然腼腆却各方面还不错的女孩儿,则成了他眼下的首选。
成年人的婚姻大多如此。没有惊心动魄的轰轰烈烈,只有世俗里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。
就这么,那个闷不做声的女孩儿便成了他的妻子。
虽性格有些沉闷,可他的妻子却算是个好妻子的。整理家务,相夫教子,恭顺长辈,她做得都很不错。
人人都说,他齐强是上辈子积攒了大福气,这辈子才能娶到个这么好的老婆。
可只有齐强心里清楚,他……不爱她。他与她的结合,是因为时机正好,他需要一个妻子。而她,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缺。
“还要不要烧青菜?还是炒些藕片啊?”外面传来妻子明媚的声音,打断了齐强的遐想。
“都行!”齐强应了一声,妻子乐呵呵去继续做饭了。
齐强勾了勾嘴唇,他这日子过得也确实挺安逸的。那么,他可不想出什么乱子……
3
苏丽觉得自己被跟踪了。
这几天买菜的时候,她总觉得有人在后面尾随自己。去遛弯儿的时候,也总会觉得有双眼睛老盯着自己。
可她一回头,又什么都没有……这样的感觉,实在太糟糕了。
很快,她皱着眉头走进了一个私人瑜伽馆。
“你怎么回事儿?怎么慌慌张张的?”见她这般慌乱,屋子里的男人有些惊讶地问。
“我总觉得好像被人发现了。”苏丽摇摇头,放下了手里的手包。
“你想多了。”男人拍了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冷静。
“我说的真的,我觉得他可能听说什么了。昨天下午,他还莫名其妙问我裙子的事儿。”苏丽拎起脚边的裙子,对男人嘟囔。
“那你怎么说的?”
“我还能怎么说?”苏丽赌气似的双手抱肘,“我一天到晚累死累活地伺候这个家,难道还不兴我高兴高兴?”
“谁说不让你高兴了?”男人胸有成竹,“我早就说过了,你每天穿得规规矩矩的,谁能对你有兴趣啊!你看,这稍微改变一下,不就让他对你另眼相看了吗?”
“哼,你们男人啊!都是一个样儿!”苏丽把头歪在沙发上,心情放松下来。
“这事儿,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他说啊?”男人坐定,一脸痞笑地询问她。
“时间到了自然就说了呗!”苏丽伸了伸懒腰,“先把眼前这关过去再说吧!”
“好吧!”男人挑了挑眉头,“既然他都有所察觉了,那我们得想办法拖延一下时间了。放心吧,听我的就没事儿。”
“……嗯。”半晌,苏丽点了点头。眼下,确实要把这事儿掩盖过去。
4
妻子苏丽回来的时候,齐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“你这个时候没有去上班吗?”妻子见了他很是惊讶。
“嗯,今天下午有点不舒服,就没去。”
“怎么了?去医院了吗?”妻子听了忙过来摸他的额头,表情很是烦忧。
“没事儿,可能是昨晚上没睡好。”齐强淡淡地拨开了妻子的手,脸色很是不好。
“真的不用去医院?”
“你今天上午去哪儿了?”齐强答非所问,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问道。
“去菜市场了啊!”妻子指了指门口的购物袋,“我还能去哪儿?”
“是吗?”齐强烦躁地捏了捏拳头,“现在都几点了,菜市场早就没人了吧?”
“啊……”妻子的身形顿了顿,“后来,我又去附近的广场溜了遛弯。反正,早回来也没什么事儿嘛!中午你在家吃啊?”
“嗯。”齐强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妻子见状,便拎了购物袋去了厨房,忙着准备午餐去了。
“我不能打草惊蛇……”看着厨房里的妻子,齐强的脑海里闪现出上午跟踪妻子的那一幕。
这个女人,竟对他撒了谎。
上午去了菜市场后,她根本没有去什么广场遛弯……而是去了一家有些偏僻的私人瑜伽馆。
“她是想把自己改变一下然后给我一个惊喜?还是她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?”齐强在心里暗暗思量,表面却不动声色地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妻子闲聊着。
到底妻子属于哪一种情况,齐强……吃不准。
说她心里有鬼吧,她倒是神情自然,并无慌乱之色。说她没什么事儿吧,可好几个问题她都答非所问,仿佛是在转移话题。
这事儿,是不好直接问出口的。毕竟,若是她真的有了外心,还有很多事情他都没有想好。可让他忍气吞声,他又实在难以平静。
末了,他猜测得心烦得很,便拿了衣服招呼了一声出了门……
5
“喂,我觉得他肯定知道了。”齐强刚走,苏丽便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。
“怎么了吗?”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,微带疑惑。
“我敢肯定,我们今天上午见面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。那个跟踪我的人,十有八九就是他。”
“嗯。”男音淡淡地回了一声,并没有太多的情绪。
见电话那头波澜不大,苏丽有些气恼,“你怎么还跟没事儿人似的,这下怎么办啊!”
“能怎么办?他迟早会知道的。”男人安抚她道,“你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既然这样,我们不如将错就错。”
“是啊!现在可不是闹开的合适时机。”
“放心吧,拖延一段时间很容易。”男人回答,似乎胸有成竹。
听到男人的保证,苏丽心微微定了定,“你一定要掌握好时机,可别弄巧成拙。”
“你放心。怀疑越多,注意力就越多,到时候澄清的时候就越有优势。”
“那,好吧。”苏丽点了点头,“那,我明天还去你那儿吗?”
“来啊!当然要来!你要做的就是把那个老太太哄好了就行!我这边,你放心好了。”
“嗯,我也会尽快办其他事儿的。”
“嗯,明天见。”
电话里传来挂断的声音,苏丽捧着手机愣了愣,似乎若有所思。半晌,她拿起手机再次拨打了一个号码。不一会儿,她与那边的人便热聊了起来……
待与那人寒暄完,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。苏丽放下手机,盯着手里未择完的菜勾起了唇角……
6
这一次,齐强怎么也忍受不了了。
自上次亲眼见妻子去了那个瑜伽馆后,他心里就仿佛扎了一根刺。
这根刺扎得他寝食难安,烦躁不堪。最近,他又偷偷跟着妻子去了几次,可每次到门口,就被紧闭的大门给阻挡住了。
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。若不然,一家私人瑜伽馆,怎么大白天不营业呢?可是,他却不能不管不顾地前去闹腾。
因为,离婚与否,牵涉了他太多的手脚。毕竟,现在的生活虽不美满但至少还是安稳的……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他的隐忍竟让妻子变本加厉起来。
家里的事情她做得更加乱七八糟,身上的衣服倒是越来越光鲜亮丽。更有甚者,她好几个晚上夜半了都还在玩手机。
自己的枕边人如此,这,让他怎么忍受?
齐强看着头顶的时钟,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,妻子竟然还没有回来!她没有工作,也没什么朋友,何至于现在还没归家!此时,男人的尊严已经让他顾不上太多,他拎了外套就往外跑。
半个小时后,他站在了那家私人瑜伽馆的门前。
都说是无巧不成书,他刚站定,里面一个男人便打开了门,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,似乎是要去扔垃圾。
“你找谁?”男人见了他,眼神很是慌乱,手里的垃圾袋都捏紧了。他的眼睛时不时地往身后的屋子里瞥,似乎很怕他进去。
“找我老婆。”齐强面无表情地念了一句,没有停留地就进了屋……
齐强在客厅站定,只见自己的妻子正歪在沙发上随意躺着,一幅女主人做派……
“苏丽,你倒是很悠闲自在啊!”齐强冷冷地吐了一句,脸色灰白得可怕。
“强……强子……”妻子听到他的声音猛地坐了起来,那慌乱的表情刺痛了他的心脏。
“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!”妻子跌跌撞撞而来,嘴里结结巴巴道,“其实,我……我来这里是练习瑜伽的……我……我只是想让自己……变得更好……你要不信,你去二楼看看,那里真的……真的是练功房……”
“想让自己变得更好?!”齐强冷冷钳制住她的胳膊,“这些鬼话,你自己信吗!”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妻子慌乱无助地还想要解释,齐强却抬起手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。这一巴掌,让面前的女人瞬间瘫倒在地……
“你太过分了!”身后男人冲出,忙上前扶住了地上的妻子,“再怎么说,你也不能跟女人动手!”
“她给我戴绿帽子,我杀了她都不为过!”齐强看着二人的靠近握紧了拳头,眼睛里迸发出骇人的光芒。
“齐强,你是否对我有过一点点真心?”地上的妻子挣脱了男人的束缚,死死地盯住他的双眼。
听着妻子那怨恨不甘的质问,齐强一下子便没了底气……
7
“够了!够了!别吵了!”二人正僵持着,楼上突然又走出一人。
齐强看着来人,顿时脑袋便发了懵。
“妈,你怎么在这儿?”原来这人,正是齐强近60岁的母亲。
“强子,快把你媳妇儿扶起来,你啊,错怪她了啊!”老母亲开口,一脸愧疚。
下意识地,齐强伸手去扶地上的妻子。自己的母亲也在这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地上的妻子自然是不愿意让他触碰的。她客气地向旁边的男人致谢,一个人坐回到了旁边的沙发上。
“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齐强讪讪地收回了手,再次向老母亲发问。
“强子,是……还是你……李叔的事儿。”母亲叹了口气,很是难为情地开了口。
“什么!”听到母亲的回答,齐强面子上更加挂不住。
李叔,是老母亲在跳广场舞时候遇到的一个老头儿。两人年岁相当,经常在一起跳舞。时间长了,两人都熟了,便想着一起搭伙过日子。
这事儿,母亲曾对齐强提起过,可他却否决了。在他眼里,母亲都这个年纪了还要去谈什么感情,让他的脸往哪儿搁啊?虽说现在都提倡什么黄昏恋美好自由,可真是遇到了,哪里就都是美好的了?
那个李老头儿,身体不好,儿女又都没啥大出息,要真是同意这老头儿和母亲在一起了,他不是给自己找了个累赘吗!
“强子啊……你李叔啊,是个可怜人啊!他年纪大了,儿女又都不管他,他就在这瑜伽馆里做保洁挣点小钱。前一段时间,他干活的时候受了伤,很是可怜。不过幸亏这瑜伽馆的老板人好,暂时让他在这里修养一段时间……
“小丽来这里,都是为了帮我忙……你也知道,她以前是做护理工作的嘛!这事儿啊,都怪我,你千万不要冤枉她!她啊,真的是一个好姑娘哪!”
母亲说得声泪俱下,沙发上的妻子也低头啜泣,齐强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这么些年了,他从来没有对妻子低头过。
“知道怪你就赶紧跟那个老头儿断了!”末了,他留下一句恶狠狠的话便离开了……
8
临近中午,苏丽仍歪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……尽管肚子里已经饥肠辘辘,可她却没有心思起床。
距离丈夫动手打她已经是三天后了。这三天里,丈夫并没有向她说过任何软话,也没有做过任何低头的事儿。
丈夫不喜欢自己……这是苏丽早就知道的事情。
关于丈夫和她那个前女友的事情,她在结婚前就已经知道了。
可嫁给他的时候,她仍旧是义无反顾的。因为在她看来,能这么念旧情的男人总归不会太坏吧?她想,那女人和他反正已经没了可能,若她多付出些真心把齐强的心拢住,日子总能变好的吧?
她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这些年来,她相夫教子,孝顺婆婆,早已经成了众人口中贤妻良母的榜样人物。可丈夫,却似乎仍旧那样,不远不近,不热不冷。仿佛,他们就是搭伙过日子的两个同伴……
想到这,苏丽心里更觉得委屈。 关于婆婆这档子事儿,她本来也是不赞成的。倒不是她心狠
想到这,苏丽心里更觉得委屈。
关于婆婆这档子事儿,她本来也是不赞成的。倒不是她心狠,是那李老头儿实在有些不靠谱……六七十岁的人了,没什么存款,儿女还嫌弃,整天就知道在广场上跳那些三脚猫的功夫……
可是婆婆开口,她又怎么拒绝呢?可能是苏丽这些年任何情况都没有得到过丈夫的维护,连带着婆婆也有些看轻她。
丈夫从小是由婆婆一个人拉扯大的,为了这个家的安宁,对于婆婆的坏脾气她也都忍气吞声下来……这一次婆婆低下头来求她帮忙,她习惯性地就选择了顺从。
苏丽正胡思乱想着,客厅里传来开门的声音。她顿了顿,不知道丈夫这个时候回来干什么。
“吃……吃了吗?”没等她多想,丈夫推门而入,结结巴巴地问了她一句。
以前两个人有了分歧,丈夫是从来不会主动和她说话的。这次,算是……向她低头吗?
看着丈夫结结巴巴的样儿,苏丽张了张嘴巴没有回答。
见她没有说话,丈夫的面色很不好看。他拽了拽领带,没好气地冷哼一声出了卧室。
苏丽皱了皱眉头,心里又是一片哀怨。难道,什么时候都要她低头吗?
“出去吃点吧!”让她没想到的是,丈夫不一会儿又闯了进来,没好气地朝她吼了一声。
“嗯。”知道这已经是他的极限,苏丽也就没太端着,点了点头应了一声。
十几分钟后,夫妻二人收拾妥当。
“我先去停车场开车,你在楼下等我!”丈夫开口,对苏丽念了一句。
“嗯。”没有太多情绪,苏丽回应道。
“那天晚上对不起,我不该动手的。”丈夫又瓮声瓮气地接了一句,没等她反应过来便往楼下跑去……
苏丽看着丈夫落荒而逃的背影,嘴角露出一抹苦笑……
9
“就让秋风带走我的——”一串电话铃声响起,打断了苏丽的苦笑。
“怎么样?”熟悉的男声传来,询问得有些急切。
“挺好的。”苏丽回道,“他已经向我道歉了。短期内,他应该不会再怀疑我了。”
“怎么?你心软了?”男声再次询问,颇有些幽怨。
“有什么好心软的?这么多年了,心早就成石头了!”苏丽冷笑道,“倒是你,怎么打发那个老李头啊!”
“能怎么打发?我这瑜伽馆本来就要关门大吉了,哪里还需要保洁,到时候跟他说我要关门把他辞退就是了!”男人笑道,“难不成,你还想一直伺候他?”
“说什么废话啊!赶紧帮我把城郊那套房子的手续办好!”
“放心吧!不过啊,我们还真得感谢那个李老头,要不是他勾搭上了你家的那个婆婆,我们怎么认识啊?”男人笑嘻嘻道,“不过你家的那个老太太要伤心了,要知道,那个老李头可跟好几个老太太牵连着呢!”
“有什么好伤心的?”苏丽扯了扯嘴角,“都七老八十了,要人没人,钱也都在她儿子这,伤心几天也就过去了!”
“嗯,反正我这瑜伽馆生意也不行,我这几天就把房子卖了,到时候我们在上海聚啊!”男人开口,一锤定音。
“嗯。”苏丽点了点头,挂了电话。
认识乔海,纯属偶然。因为婆婆三番五次提那老李头,她被缠得烦了便陪她去了乔海的瑜伽馆。
那是长着一双桃花眼的男人,说话幽默风趣,很是会和女人搭话。许是这么多年看齐强的脸色看多了,也许是这么多年自己真的太苦了,面对乔海的主动示好,她很快就沦陷了。
他知道乔海并不是那个好的下一任归宿,可她的丈夫又能给她什么呢?这么多年,她当牛做马地伺候他,他不也一直视若无睹吗?钱,他几乎都不上交。
人,关键时候也指望不上。她操持了这么多年,除了留下一身的劳累病还剩什么?就连自己辛辛苦苦带大的孩子,她也不一定能争得到手。
呵,说白了,女人哪里有什么可靠的归宿?能让她依靠的,只有她自己罢了!
“叮——”一条短消息进来,是丈夫提醒她快点儿下楼。
关掉手机,苏丽又换上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。现在你想珍惜了是吗?可惜一切都太晚了呢!从今天开始,她要把一切属于自己的都夺回来……
10
有些狭窄的车厢里,夫妻二人都默不作声,只有窗外的风声呼呼而过……
“强子,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。”终了,苏丽淡淡地开了口,“不如我们放各自自由吧!别再这么折磨彼此了。”
旁边的齐强听到这话猛地刹了车,他眉头紧皱,眼睛里的愤怒似乎要溢出眼眶。
“这次是我误会你了……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。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齐强才闭着眼睛低低回道。
“我……”看着他很是挫败的脸,苏丽动了动嘴唇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“这么多年,你辛苦了。”车子重新启动,齐强继续念道,“以后,我会慢慢改正自己的。”
这话说了以后,苏丽也没有再回应什么。齐强松了口气,脑海里浮现出总监的一番话。
“强子啊,这一单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啊!拿下这一单,你在公司可就步步高升了啊!”
是的,眼下这个时候,他不允许自己的工作出现任何纰漏。若是贸然离婚,他很可能就与这个项目失之交臂了!
若是那样,他还怎么去追求那个像太阳一样的女孩儿呢?是啊,那个像太阳一样的女孩儿终于要回到这个城市了!听说她离婚了,心情很是不好……那么,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!
至于旁边这个女人么……齐强腾出右手握住苏丽的手,这么多年对他唯命是从的女人还不好对付?他们两个人之间,只有他才有资格说停止呢!
看着覆在自己手上的丈夫的手,苏丽动了动嘴角没有作声。她想,她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把城郊的那个房子的产权问题解决掉……当然,还有家里其他的财产,她也要想方设法地一点一点抠出来……
一抹阳光射进来,把二人的眼睛刺得微痛。齐强皱了皱眉头,把车窗都给打住。空气里,凌乱的灰尘在阳光下身不由己地飘飘悠悠,终归还是消失在一片阴暗里……

欢迎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打赏☺
微光文社 » 妻子的秘密

发表评论

微光文社——闹市中的静心港湾

站点简介 妖灵二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