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感恋爱

枕衣衫
1.孤独感十级成就
“陈易泽!”
圣诞冬季的火锅店内,肖瑾瞪圆了眼睛,看向面前的男生。
而男生丝毫没有被吼的自觉。他单手托腮,勾起唇角,即便隔着氤氲升起的雾气,也能看出他五官的精致。
四目相对,他冲肖瑾眨了眨眼睛:“一个人过圣诞?”
她磨了磨牙,道:“看不出来?”
“那能不能……”他一边问着,一边主动自觉地拿起了桌上的筷子,“拼个桌?”
“……”
肖瑾最近相当苦恼,而让她如此苦恼的原因便是面前的男生。
陈易泽,传媒专业大三生,与她是同班同学,因笑容干净温暖,而被学校女生戏称为小王子。
小王子……
肖瑾只想表示——呵,呸!
事情还是要从头说起。
大半个月前,他们老师出了本次的期末考题,限时半个月,要求每个人都经营自媒体,形式不限,但要最终以浏览量来进行成绩判定。
肖瑾绞尽脑汁想了整整两天,在看见自己的电脑屏保后,决定做个孤独成就打卡微博,每天完成一件极具孤独感的事情,成为一个孤独感十级成就的博主。
可偏偏她的计划中莫名其妙地蹿出了一个陈易泽。
她一个人散步,他捧着杯奶茶递到她手上,而后在旁边背手踱步;她一个人看电影,他举着爆米花坐在了她的身边;她现在一个人吃火锅,他问能不能拼桌……
她只想清寂月光单人影,偏偏对方不识趣,硬生生地在后面乘个二。
压抑住心中的怒火,肖瑾抬手给他夹了根葱,好言相劝:“看你斜后方九点钟的方向,那也有一个小姐姐孤单又寂寥,你能不能找她拼桌?”
“不行。”他看也不看后方,拒绝得干脆。
“那个男生呢?他也是一个人。”
“不。”
“那还有……”
“我都不要,”陈易泽按住她还不死心乱指的手,眸光掠过一抹极重的情绪,却又被他生生地压下,“相识这么久,你怎么回回见我都想赶我走?”
肖瑾终于忍不住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。
不赶他走的话,她这门专业课恐怕要挂。
2.旅途漫漫,不如一起结个伴
为了保住这一门专业课的成绩,肖瑾挣扎了一整晚,在天光微亮的那刻终于醍醐灌顶,灵光一现——惹不起躲得起啊!
反正期末考试月,没有课程安排,她可以定最近的机票独自旅行,顺便甩掉陈易泽。
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,她快速地订了机票,而后随手从衣柜里抓了几件衣服装进行李箱里。
室友听见动静,睡眼惺忪地撑起身子:“你干什么去?”
“我出去旅游,”她拖着行李箱,“做作业!”
肖瑾匆忙地向机场赶去,没有发现在她的身后,原本还揉着眼睛打着呵欠的室友眸光一闪,捞过手机发送了一条消息出去。
那边的肖瑾毫不知情,正欢快地奔往机场的方向。
一个小时后,她吭哧吭哧地推着行李箱过安检时,一只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先她一步拎起了行李箱。
“谢……”
剩下的那个字还没能说出口,肖瑾就僵在了原地。
压低的棒球帽下,男生的下颌轮廓清隽又眼熟,像极了某个最近频繁出现的人。
她像见了鬼似的抬起手指,抖了半晌没说出后半个字,倒是陈易泽食指顶起了帽檐,冲她笑了笑:“这么巧?”
……巧个鬼!
肖瑾警惕地看着对方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陈易泽还没开口,她的手机倒是先响了起来。
是她室友打的电话,言辞相当恳切:“为了你的终身幸福,请原谅我!”
很好,言简意赅地间接回答了她刚刚询问陈易泽的问题。
等等……终身幸福?!
她的心头一阵警铃大作。果不其然,下一秒手机里又继续传来了她室友的声音:“你已经将陈易泽照片设为电脑屏保三年了,是时候该主动出击……”
剩下的话肖瑾没有听完,她面红耳赤地挂了电话,看向身旁的陈易泽,不知道对方将电话内容听去了多少。
似乎明白她的窘迫,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:“放心,没听见。”
“真的?”
“假的,”他揉了揉她的脑袋,微微露出小虎牙,笑得勾人,“有本事偷偷喜欢我,就没有胆子告诉我?”
“……”
顾不上自己的行李还在对方手里,肖瑾调头就跑。
奈何身后那人个高腿长,两步就追上她,并攥住了她的手腕。
男生的声音重新在她脑袋上方响起——
“这位小姐,旅途漫漫,要不要一起结个伴?”
3.接下来,跟着我走
对于结伴这件事情,肖瑾满心的不甘愿。
可偏偏无论她怎么明示暗示,陈易泽都眼观鼻鼻观心地跟在她的身旁,将“结伴”这件事从头进行到尾——
他和别人换了座位,坐在了她的身边;
她打个瞌睡,等她醒来的时候,肩膀上多了一个他的脑袋;
她小心翼翼地将他的脑袋扶正,可等她再打个瞌睡醒来后,她不仅靠在他的怀中,身上还多了一件他的外套。
……
纠缠了两个多小时,从机场出来后,肖瑾以想上厕所为名,实施偷溜之实,可惜她乔装了一番之后,依旧被对方拽住了后领,还被夺走了行李箱。
对方拖着她的行李箱,将自己的帽子压在她的脑袋上:“先去酒店放行李?”
手忙脚乱地扶正了男生的帽子,隐隐还带着男士洗发水的味道,让肖瑾一瞬间有些怔愣。
就在怔愣间,她自己将预定好的酒店信息交给了陈易泽。
一失足成千古恨,肖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房间定在了她的隔壁,并且兴致勃勃地决定插足她的整个旅行计划:“第一天独自看海,第二天独自去逛超市,第三天独自去网红咖啡厅……”
每念到一个“独自”,他的眉头就微微皱上一皱。
视线匆匆掠过剩下的半张纸计划,陈易泽将计划日程表四四方方地折起,揣进自己的口袋中:“你就打算这样玩?”
“我是为了完成期末考核。”肖瑾义正言辞,“你不是吗?”
陈易泽愣了愣,半晌无奈地扯了扯嘴角。
不知为何,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落寞。
心中骤然有股收紧的感觉,她犹豫地开口解释:“你还记得老师第一节课上说过的话吗?”
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,他有些懵:“什么?”
“老师说,即便是广告,是传媒,都不应当有任何的欺骗,”她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的选题是孤独,可你在我身边……”
可你在我身边,我会感受不到孤独。
剩下的话她没有说,两个人却都清楚明白。
陈易泽怔愣在了原地。
“肖瑾,”他连名带姓地喊她,嗓音有些暗哑,“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要如实回答。”
她点了点头。
“你做这个选题,是否与我有关?”
南方的天气温暖潮湿,男生穿了一件米色的薄绒卫衣,声音混着海风,一字不落地传进肖瑾的耳朵里。
她抿紧了嘴唇,没有说话。
半晌,陈易泽的眼睫毛颤了颤,这良久的沉默中他已经得出了答案。
清清楚楚地传至了后方:“跟着我走,就像曾经那样好不好?”
他的话一字不落地传进了肖瑾的耳朵里面,被男生攥住手腕的那只手悄然紧握成拳。
可她没有说好,也未说不好。
肖瑾之所以会选择这个选题,的确和陈易泽有关。
他们初识时,是在卡耐基人际交往班。
卡耐基人际交往班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的名词,可对于肖瑾和陈易泽来说,却是一段全新的开始。
所谓的卡耐基人际交往,不过就是一群各种社交有问题的年轻人汇聚在一起,学习怎样建立良好的社交关系,其中最关键的一点便是依赖彼此,建立友谊。
而孤独症少女和我行我素的少年,偏偏被分成了同桌。
起初,肖瑾和陈易泽谁也看不上谁。
自我介绍只互换了名字,交流全靠沉默,轮到游戏环节,两人倒是开口说话了——
“不想玩。”
“无聊。”
两人同时开口,未看见彼此眼中的惺惺相惜,只看见了一瞬间的恼火。
这是被别人拒绝的生物本能反应,在他们身上显现得淋漓尽致。
最终还是陈易泽率先开了口,那时的男生也是一副懒散的模样,但没有现今的柔和,他“啧”了一声,语气略有不耐烦:“虽然是很无聊,但你能不能配合我一下?”
“……”
前不久同样被拒绝的肖瑾,觉得对方相当无理取闹。
那个时候的肖瑾没有想到,有一天她的孤独症会被对方所治愈。
4.我在这,一直都在
肖瑾一开始来到这边就是为了摆脱陈易泽,想要好好经营自己的微博,毕竟她之前的微博经营得不错,孤独感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共鸣。
【根号二】:每天看小姐姐的微博,觉得好感慨,随着时光的流逝,好像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。
【小名叫坚强】:心疼小姐姐,我在远方的城市跟你一起。
【稳住别浪】:请不要再一个人了。
……
一条条看过他们的留言,肖瑾不是滋味地关掉了微博,开始考虑要不要换一个选题。
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,其实一直有一个人陪在她的身边,每当看见他们的评论,她就有一种欺骗了别人的感觉。
可惜她还没有决定好要不要修改选题,她就率先因为水土不服病倒了。
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,她随手摸过手机,看了一眼时间。
距离昨天约定好出发的时候还有半个小时,陈易泽发来了消息,问她有没有起床。
鬼使神差地,她敲下了一行字。
【肖瑾】:我还在收拾,收拾好了敲你房门。
【陈易泽】:好。
盯着那个“好”字看了五秒,她穿好衣服起床,却没有收拾东西,而是拖着步伐向门外走去。
一个人去看病,完成孤独成就打卡。
她不是固执地要做这个选题,她只是害怕当她习惯了陈易泽在她身边的时候,会再一次被扔下。
病恹恹地去挂号排队,看着体温计上的温度被再交给医生,再到医生确认她需要挂水,肖瑾长舒了一口气。
周遭的病人都有亲朋好友嘘寒问暖,而她却独自一人的滋味的确不好受。
“肖瑾!”
护士喊着姓名四处张望,她刚想开口,却忍不住一阵咳嗽。
“肖瑾!”
护士越喊,她越着急;她越是着急,就越是咳嗽。
“肖瑾!”
眼看着护士就准备去下一个治疗室,一道夹杂着轻微喘息的声音却响了起来:“在这儿。”
肖瑾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。
朝她走来的男生明显是赶过来的,额头还覆着一层薄汗。
他走到她的身边,又重复了一遍:“在这儿。”
明明是对着护士说的,可他的视线却直直地停留在她的身上,就仿佛在告诉她——我在这儿,一直都在。
不自在地偏过脸,她哑着嗓子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“只要想知道,”陈易泽的声音顿了顿,却显得更加郑重,“我就一定能找到你。”
多时的逞强在这一刻终于崩塌,她红着眼眶:“可是为什么……”
为什么你当初没能找到我呢?
孤独症并不好受,孤独感会像是黑夜中的海水,将患者层层叠叠地包围,密不透风,喘不过气;可偏偏这份孤独感会拒绝周遭全部的好意,不去接受新的关系,不去接触新的事物,从而恶性循环,逐渐溺毙。
和陈易泽做同桌半个月后,老师让同学们递交一份自己的活动策划表,以此来增加彼此之间的感情。
陈易泽托着腮询问肖瑾,在得到一系列“随便”“都行”“你决定”诸如此类的答案之后,他的耐心终于告罄,挥手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大字。
他的字迹凌厉而遒劲,肖瑾隐隐地看到了几处恨不得超出纸边的笔画,下意识地偏过头想去看他到底写了什么。
可他却率先将纸条一揉,塞进了老师准备的空箱当中。
他挑起眉毛,笑容肆意:“保密。”
“我不想知道……”她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。
“保证完成老师的要求。”
而事实证明,这项保密活动,的确做到了老师所要求的,增加彼此之间的依赖感。
陈易泽虽然我行我素,但他很聪明,想要在短时间内增加依赖感,最好用的一个方法便是吊桥效应。
于是他选择了双人蹦极。
从高空中一跃而下的瞬间,肖瑾无人能依赖,除了他。
吊桥反应理想,至少在解开绳索下来,她看见陈易泽身上被她掐出的青紫痕迹后,再也做不到像当初那样冷淡。
那是两人从认识以来,第一次深入交谈。
陈易泽在知道她的孤独症之后,眸光微动:“不是的。”
“啊?”
“和海水是不一样的感觉,”他微微弯下腰,与她面对面,彼此鼻息相对,“即便是夜晚的深海,附近的篝火也会温暖海面。”
“我没有看过海。”
两人的距离很近,陈易泽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瞳仁间的自己。
微微愣神后,他嗤笑了一声,直起腰来,单手揉了揉她的脑袋:“那等课程结束后,我带你去。”
迟疑间,肖瑾点了头。
5.我不要其他,只想要你
或许是肖瑾身体好,又或许是陈易泽照顾有佳,总之在挂了一天水又睡了一觉之后,她便又重新生龙活虎起来。
可她刚想下床活动一下,就被陈易泽给按住了:“安分休息。”
“……可我已经睡一天了。”她挣扎着想要下床,奈何敌不过他的力气,“我想申请下床走走。”
“申请驳回。”他拒绝得干脆。
眼皮一阵跳动,肖瑾想再挣扎一下:“我饿了。”
“我给你煮东西吃。”
“我渴了。”
“我给你倒水。”
她眼珠一转,以拳抵唇,轻咳了两声:“我作业的总结报告,以及数据分析还没有写。”
看着她满眼的狡黠,陈易泽无奈地替她掖好被角:“我帮你做。”
肖瑾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悄悄地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。
她和陈易泽两个人专业课成绩在班级中一直名列前茅,不过方向不同,她是创意,而陈易泽则是擅长统计。
在传媒专业,统计和预测分析流量也是一门必修的专业课,偏偏肖瑾对数字实在不太敏感,每次做数据统计分析的时候,都是一阵惆怅。
有他帮她做结尾,她就不愁作业过不了关。
美滋滋地打开手机,她刷到了自己昨天发的微博——记第一次独自看病。
配图是她拿着病例,面色苍白。
底下的留言均是一片心疼,大多数的留言者表示感同身受。
咬紧了下唇,肖瑾突然一阵心虚。
想了想后,她更新了一条最后关于孤独感的微博。
不过刚刚更新,一阵微博提示音便疯狂响起。
她掩耳盗铃般地按下了静音。
不用去看她也知道,那些一直从未见过面却毫无保留心疼的陌生人们,到底会有多愤怒。
毕竟没有一个人喜欢被欺骗,包括自己。
“怎么跟做贼似的?”陈易泽拿着纸笔准备记录她的微博数据,垂眼却看见了她屏幕上一片微博提示的信息。
余光瞥过,一片骂词。
感受到他的靠近,她慌忙将手机藏到身后。
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他掏出手机,点进肖瑾的微博。
肖瑾:抱歉,欺骗了大家,这份孤独成就我从未一个人打过卡,在镜头的阴影处,有一个人陪我共同前行。
脸色越来越沉,他出声问道:“这一切都是因为我?”
“也不全是……”
“抱歉,”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“这件事情我会解决,但如果重来一遍,我还是会这样选择。”
一开始肖瑾还想客套客套,听到后面的时候,就只想抽他。
“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在火锅店问你,为什么我们相识那么久,你却回回见我都想走?”
肖瑾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。
“其实我原本想说的是,”他深吸了口气,“我不要其他,只想要你。”
所以即便重新来一次,他依然会这样选择,因为他不想再看见抱膝坐在孤独中间的肖瑾了。
6.承诺是两个人的事
由于陈易泽的出现,肖瑾的计划被迫改变。
选题是陈易泽出的主意——旅游攻略。
每天的行程安排,还有每个景点的详细攻略,以上这些陈易泽都安排好了。
而事实证明,跟着陈易泽旅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比起她每天只有打卡的日程表来说,陈易泽的安排既不会匆忙也不无聊。
美食街、网红咖啡厅,还有当地人才知晓的青砖小巷……
他带着她穿梭在这座城市里的大街小巷,像是这个城市的熟客,为她讲解着每一寸城墙的故事,给她提供大把的素材编写微博。
这些都没什么问题,问题出在陈易泽身上。
她每发一条微博,陈易泽就会转发一条:@肖瑾,一起。
拜他这样的举动所赐,现在她微博下面祝她幸福的认越来越多,大家都一副她已经和陈易泽在一起的模样。
“你想干什么?”肖瑾举着手机质问他。
他无辜地耸耸肩:“转发你的微博啊。”
“那你的配文是怎么回事?!”
“你是不是没有仔细看我前面的微博?”陈易泽轻叹了一口气,“你往前面翻翻看。”
狐疑地望了他一眼,肖瑾往前翻了翻他的微博。
越往前翻,她的心跳便愈加剧烈起来。
陈易泽的所有微博,每一条都与她有关。
@陈易泽:你看风景我看你;
@陈易泽:全世界独一份的你;
@陈易泽:我在你的身后等你;
……
她原以为他的选题是网红地点打卡,可原来他的选题是她。
肖瑾以为自己处在孤独的中心,可他一直在她身后,无论孤单还是骂名,他愿与她共同承担,感同身受。
“现在懂了吗?”陈易泽低声开口,语气带着轻微的诱哄,“你如果还不明白,我可以细细地解释给你听。”
“不,不……不懂。”她面红耳赤,磕磕巴巴地说完后将手机往他怀中一塞,转身逃离。
陈易泽是什么意思她其实心里清楚,可她不敢细思,她害怕自己再一次习惯两个人的时候,会再一次被抛下。
正在思索的时候,她被陈易泽两三步追上。
男生的笑容干净温暖,像是春日的朝阳,一点点融化冬雪,他揉了揉她的脑袋:“傻不傻?这是你的手机。”
慌忙扭过脸,肖瑾觉得自己要玩完。
7.特殊的存在
陈易泽一直是肖瑾心中的一个结。
是他第一个走进肖瑾心中的厚茧中,将她带离令人窒息的孤独,所以他对于她而言是特殊的。
可鉴于对方极差的信用记录,肖瑾其实心里同样有一个坎。
这个坎让她忍不住亲近陈易泽,却又下意识地想要逃离他的身边,偏偏陈易泽本人无甚自觉,每天定时定点地出现在她面前,一脸笑意。
“还剩最后一天,行程的最后一站你准备好了吗?”
望着对方的笑颜,肖瑾勉强地点了点头。
他们来的是一座海滨城市,可他们之前所有的景点打卡却从未出现过海边,所以她心中隐隐知道陈易泽会带她去哪里。
但即便心中已经有了预计,在来到海边的时候,她心底还是有一阵不适感涌过。
她抱膝坐在沙滩上,静静地看着橙黄色的暖光从海面渐渐暗去,水波中荡着绛色的夜空。
而肖瑾的这种不适感终于在夜色来临,陈易泽带她来到篝火堆旁时达到了顶峰。
“陈易泽。”她的声音很轻,像是一吹就散,可偏偏被陈易泽清清楚楚地听到,“你来找我,究竟是因为内疚还是因为其他?”
海风刮过,火光明明灭灭,肖瑾眼底的情绪一片复杂。
肖瑾清楚地记得,蹦极回来之后,她填了一份卡耐基人际交往班的调查问卷。
这样的问卷他们几乎每周都会做一次,来判断他们是否掌握良好的人际交往手段。
问卷调查的最后一栏是:你在这边是否交到了新朋友?
肖瑾看着最后一个问题,毫不犹豫地在最后一栏写下了陈易泽的名字。
依赖陈易泽,她顺利地通过了人际交往的考核,可她兴奋地想要告诉陈易泽这个消息的时候,却发现陈易泽没有通过考核。
心中奇怪,她忍不住偷偷去老师办公室,翻出了陈易泽的那份调查问卷。
最后一栏处,是他独有的字迹——无。
当初她以为两人是朋友,事实证明是她的自作多情;现今她以为他也喜欢她,可她没了底气,总要求证才行。
8.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藏不住的
从海边回来之后,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很是微妙。
这种微妙主要出在肖瑾身上。
她明明想要得到陈易泽的回答,却又害怕知道对方的答案。
于是她采取了和之前一样的方法——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
第二天返程的时候,她早早地收拾好了行李,看了一眼陈易泽紧闭的房门后,扭头就走。
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,室友早就将她返程的机票信息告诉了他。
“当初在微博上承认错误的时候那么勇敢,怎么现在连面对我的勇气都没有?”飞机上,陈易泽一屁股坐在她的身边,笑容里带着危险的味道,“嗯?”
“……”
肖瑾跳起来就想跑,却被安全带捆在了座位上。
“你昨晚问我的问题,不想知道答案?”他顺势伸手抵在前排的座位上,将她的去路堵得死死的。
瞅了他一眼,她拧了拧自己的衣角:“想。”
被她这样可怜巴巴地看着,陈易泽忍不住轻咳了一声,伸手覆住她的眼睛,“我来找你,不是因为愧疚,只是……”
眼前的光亮骤然消失,眼皮处的温暖让肖瑾没有挪动,她动了动唇:“只是什么?”
对方难得乖巧的模样,让陈易泽禁不住起了恶劣的念头:“明天再告诉你。”
他摆明了要卖关子,她眨巴眨巴眼睛,睫毛在陈易泽的掌心划过,他像是触电般地缩回了手。
等肖瑾重见光明的时候,就看见他耳际一片通红。
“明天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这个地方,对于他们来说都意义重大。
第二天到了目的地之后,听着周围的尖叫声,肖瑾脸色微变:“蹦极?”
这是他们拉近距离的开始,也是她狼狈离去的起因。
他倒是不意外她的反应,一边拽着她往蹦极台上走,一边转身问她:“你是不是看过我的调查问卷?嗯?”
最后一声“嗯”反问意味极浓,让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,半晌才反应过来,理亏的那人不应该是自己才对。
于是她色厉内荏地瞪了回去。
“等不下去了,”排完队,他检查着她身上的安全带是否系紧,“所以从这里开始,一点一点地解释给你听。”
话音刚落,他便拥着肖瑾一块跳了下去。
水面离眼前越来越近,明明是最温和无害的事物,却带着逼仄的压力。
一如往昔,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。
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,腰间的双臂将她搂得更紧,将她带入后方的怀抱。
“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藏不住的。”
他的唇瓣贴在她的耳旁,混着呼啸的风一同响起。
喜不喜欢这种事,从来就只有两个答案。
明明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,肖瑾却在听清的那一刻,忍不住睁开了眼睛。
重新站回地面的时候,她扭过头去:“你刚刚……说什么?”
他微微挑眉:“好话不说第二遍。”
“我……”
“因为是你,我才会说第二遍。”他的眉眼深处,无措、紧张和期待,种种情感混杂,“我喜欢你,肖瑾。”
当初的调查问卷,不过是少年的小心思。
如果没有通过人际交往考核,是不是能留在这里,继续和她做同桌?
尾声
期末考核,肖瑾和陈易泽顺利通过了。
虽然经过了一些小插曲,肖瑾之后的数据算不上太好,但老师在翻看了她的微博之后,更加赞同她的做法。
比起数据,媒体行业最重要的是保持本真。
不过专业考核虽然没有问题,她和陈易泽却被网友们当成了狗粮博主。
身为狗粮博主之一的陈易泽拍了拍肖瑾的脑袋:“你要不要顺从一下民意?”
她装傻:“顺从什么?”
“网友们都在喊‘在一起’,所以你什么时候回应我的告白?”
他一边说着,一边啧了一声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得四四方方的纸,递给肖瑾。
那张纸上有皱皱巴巴的痕迹,可看得出被人细心抚平过。
她不明所以地将那张纸展开——卡耐基人际交往班调查问卷。
是当初陈易泽的那张调查问卷,在最后一栏处,答案被男生粗暴地涂掉,改成——我很贪心,仅做朋友不够。
“你知道想找到三年前的调查问卷有多难吗?”他的脑袋搭在她的肩膀上,语气略带埋怨,“我在档案室的角落里才找到它。”
他直起身,又从口袋中掏出一支笔,探身在她手中的调查问卷上写下:当恋人好不好?
看着手中的调查问卷,她红了眼眶,却忍不住咧开嘴角。
当天下午,狗粮博主们再次更博。
@陈易泽:想一直陪着你,无论哪里。
@肖瑾:余生漫漫,一起结伴。

欢迎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打赏☺
微光文社 » 孤独感恋爱

发表评论

微光文社——闹市中的静心港湾

站点简介 妖灵二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