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爱和勇敢入城

秦慕歌
1
傍晚的咖啡厅,轻音乐浅浅吟唱,氛围极好。
习惯性早到的展晴,这次早到了半个小时,相亲对象还没来。
于是她就点了一杯咖啡,慢慢地小口喝着,恍然间有种生活从容,岁月无忧的感触。
但谁也想不到,2年前,她的生活还是鸡飞狗跳一地鸡毛。
展晴家在离省城300公里外的小县城,大学时的初恋,也没有逃过“毕业分手”的魔咒。
于是毕业后她听话地回了家乡,做着父母安排的工作,见着父母安排的对象,嫁进了当地有名的“方百万”家。
“方百万”的称号,源于方家拿到拆迁补偿款后,优先在当地搞房地产开发,盖了很多房子,或租或卖,算得上当地最先发家的人,实际上资产当然不止。
婚礼很轰动,方家是费了心的,毕竟展晴作为知名大学毕业生回家乡发展,嫁到方家,对于方家脱掉暴发户的帽子是百利无害的。
可这风光,也仅限于女儿笑笑出生前。
婚后的展晴,听老公方峰建议,辞职回家做了全职太太。女儿没出生前,生活倒也很不错,她不时出门旅游,练瑜伽,学舞蹈,学茶艺插花,生活比同龄人惬意很多。
可婆婆见她生了女儿,便一直不满,在笑笑5个月时就要求展晴再次备孕,务必要生个儿子。
那时候的展晴,还很天真,以为自己同方峰的感情总抵得过婆婆重男轻女的压力,她坚持己见,再次怀孕至少要等到笑笑2岁后。
可事实呢,在方峰那里,她仅仅是一个妻子的角色而已。
全职在家,非她所愿,可方峰的威胁简单粗暴,他直接遣散了家里的保姆,扣住家里的经济来源,展晴每天忙于带孩子,忙于家务,过得潦倒又混沌。
连方峰出轨,还是婆婆摔了照片在她面前:“展晴啊,你好歹一个名牌大学生,连自己男人都看不好!”
可方峰呢,得知展晴发现后,一边抽着烟,一边跟她聊:“晴啊,男人在外面应酬,难免防备不周全啊,你别闹了,我把扣你的零花钱给你恢复了,乖啊。”
谈话的当晚,崩溃的展晴一个人在洗手间几乎哭晕过去,连开着的水龙头似乎都在笑话她。
她看着镜子里的狼狈和苦痛,想起初恋离开时,自己也是这般软弱无依,方峰及时的关心体贴,就好像解药治愈了她的失恋。
那个瞬间展晴想起一句话,你因为什么走进婚姻的,也必将失望于此。
她对方峰谈不上什么刻骨铭心的爱,不过是在所有相亲对象里面的合适选择,可这个选择如今看来,甚是不明智。
展晴决定离婚,遭到父母亲友的极力反对后,她偷偷地找律师,打算起诉,方峰发觉后,用女儿抚养权威胁她:“展晴,你说你这么多年没有上班,法院会把孩子判给你吗?你惹急我,我会帮你开一份抑郁症证明,你知道我做得到的。”
展晴妥协:“好,我只要女儿的抚养权。”
两人迅速办完离婚手续,好在方峰最后也终于良心发现,丢给了展晴母女一套80多平的房子。
没错,就是丢,展晴永远都记得男人那副大发善心的嘴脸:“展晴啊,我养你这么多年了,你虽然对我们家也没什么贡献,可我不能不替女儿考虑一下,这个房子虽不大,但你俩住是够了,你也别怪我不讲义气,如果你听话,这些事就不会有了。可你非得折腾……”
展晴将男人小丑一样的嘴脸深深刻进脑中,面上只平静接受。
她迅速将房子租出去,带着孩子来了省城,白天做置业顾问,晚上连载小说。
一段失败的婚姻,可以迅速摧垮一个女人,也可以迅速成就一个女人。
没有人知道展晴是如何扛过来的,连她父母也不知道,可展晴自己清楚,骨子里的骄傲,令她接受不了前夫一家人的虚伪,道貌岸然,无法认同父母口中“忍一忍,生活哪能真的干干净净呢?”的观点,所有白天的几十遍的楼盘介绍,几十趟看房的跑上跑下,客户的质疑,领导的批评,都不过是迈向目标人生路上的荆棘,踩过去就好了。
2
今天的相亲,便是由她的大客户黎倩帮她安排的。
黎倩四十出头,500强企业高管,妥妥的一枚女强人,事业成功,家庭幸福,喜欢认真努力,专业性强又亲和的人,之前负责接待她的展晴就这样入了她的眼。
黎倩今年陆陆续续帮展晴介绍了十来个客户,成交了好多套。
两人工作之外也时常联系,算半个闺蜜。
她的好意,展晴没拒绝,只委婉跟她表示,自己虽然离异带女儿,但不想委屈自己,并不排斥相亲,但希望男方感情史不要太丰富,最好没有婚史。
31岁的展晴,很注重健身护肤和身材管理,基本上全年淡妆,只要她自己不提年龄,没人会相信这是一个30多岁的离婚女人。
有很多人嚷着要给她介绍男朋友,可一听展晴的情况和择偶条件,心里腹诽“你一个离异带女儿的女人,还想找个没有婚史的男人”,也就不了了之。
可这黎倩不一样,她一听展晴这近似拒绝的苛刻要求,反而笑了:“好姑娘,就这样,想要什么,你清楚地告诉对方就行,你喜欢你就坚持下去,没有任何人能比我们自己,更了解自己了。”
然后就有了今天这么一出相亲。
黎倩曾简单说过,相亲对象姓叶,单亲家庭长大,个人很努力,公费留学过,不会介意女方婚史和年龄,自己创业,目前小有成就。
3
展晴不是第一次相亲,可看着朝她走来的挺拔身影,心里还是紧张了一下。
男人身材高大,近一米八,戴黑框眼镜,30岁的人,身上的气质却干干净净,是展晴喜欢的风格。
“你好!请问是展小姐吗?”声音也温润动听。
“你好!我是展晴,请坐!”展晴稳住心神回答,耳朵不由得热了几分。
做销售工作,展晴是习惯性暖场的,见对方坐下后,便主动询问:“叶先生,你要喝点什么?”
男士微笑:“我叫叶远峥,你可以叫我远峥或者Mike,我可以直接叫你展晴吗?”
“哦,当然。”展晴报以微笑。
可下一秒她就僵住了,因为叶远峥直接递给了她一份简历。
没错,是简历。
有一秒钟的错觉,展晴以为自己在办公室面试新人。
大概展晴的惊讶太明显了,叶远峥也有几分不自在:“是这样,展晴,我没有相过亲…我就想着,先给你看看我的大概情况,然后你有什么疑问,我们再聊,更有针对性……”
展晴见叶远峥声音越说越小,不由乐了,她心想,果然是做IT的,擅长找出问题再解决问题。
于是她拿出手机,找到微信二维码:“喏,这是我的微信,咱俩加一下。”
叶远峥虽不知道别人是如何相亲的,进度怎样,可他一点也不讨厌展晴的直接,就照做了。
然后,他和展晴的第一条微信是,他收到了展晴的简历。
轮到他吃惊了,可他看着女孩俏皮地笑着说:“礼尚往来,你也了解一下我咯。”
心里居然无比合拍熨帖。
于是叶远峥低头认真看简历,展晴的简历很简单,毕业后回家乡待业8年,2年前来到省城,从置业顾问晋升到销售经理。
展晴一分钟内看完叶远峥简历,就记住了他,国外留学背景,目前是互联网公司技术负责人, 人帅,钱多,前途大好,为何要来相亲呢?
展晴心里想着也就直接问了。
叶远峥坦言:“我大学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,出国后异地恋分手了,回国后创业太忙,就一直单身到现在了。”
展晴继续问:“你知道我离异有小孩吗?”
叶远峥点头:“黎姐提过。”
“你不介意吗?”
“不会。”
“冒昧问一下,黎姐是你的……?”
“黎姐爱人是我们投资人,我和黎姐一起吃过几次饭。”
叶远峥并不排斥这样直接的问答相亲模式,可他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得知,黎姐是投资人太太这一身份后,笑容浅了几分。
之后聊的问题,都是一些爱好呀,电影呀之类问题。
分开时,不到九点,叶远峥秉着绅士的态度,要送展晴回家,可她以和朋友约好一起做SPA为由拒绝了。
4
第二天黎倩打电话问展晴相亲结果。
展晴开玩笑说:“倩姐,人家都说,看相亲对象就知道你在介绍人眼里,什么身份。我太谢谢你了。原来我在你眼中这么好。叶先生很优秀,海归背景,年薪又高,人也帅,估计我跟他的差距悬殊太大啦。”
黎倩笑了:“展晴,不必自贬,你也很好。那我也问问叶远峥之后,再跟你说。”
展晴连忙拒绝:“倩姐,不要啦,我们有微信,如果有意,就会联络。如果他没这个意思,又顾虑到和你的关系,违心处理也难受。”
黎倩一听也是,便作罢,只催促展晴上点心。
展晴自是应下,但她并没有看好叶远峥的态度,做销售的,情商都不低。
黎倩喜欢认真努力专业的人,展晴合了她的眼缘,在她眼中,展晴配得上任何人。
可世俗眼中,一个离异带孩子的女人,哪怕薪资再高,也非优选,何况展晴年薪最高的时候才20万出头。
展晴从不怀疑工作上她的专业性,几年销售也练就了她人情练达的能力,一听黎倩是叶远峥投资人的太太,便知叶远峥对于相亲这事未必有多热络。
叶远峥虽然优秀,可目前的他,却不会令展晴失去原则。
展晴在上一场婚姻里学的东西太多了,这世间,靠谁都不如靠自己。维系亲情的除了血缘,还有生活的真相。而爱情就更不可言说了,爱,不是亘古不变,会走,会逃,会淡。
5
公司知晓叶远峥相亲的人,问他后续如何。
他想了想,原本去赴约,其中五分是因为相信黎姐的眼光,赴约之后,发现对方确实还不错,本身令他有了八分热切。
他对展晴印象不错,便主动同展晴发微信聊天,聊聊工作,提醒一下天气,也发出约会邀请。
可展晴每每的回复都客气有礼,“Mike,抱歉啊,这几天加班忙,才看到你的消息。”或是“不好意思啊,这个周末,我得陪陪我女儿,已经答应她了。”
如是几次,叶远峥也明白了展晴无意发展的打算。
再次不期而遇,是在叶远峥常去的书店。
省城的网红书店,有安静的阅读区,也有商业的消费区,还有亲子阅读区。
叶远峥买了杯咖啡,正打算返回阅读区,就看见展晴牵着一个小女孩,边走边轻声交谈,母女俩的笑靥如花,在这方寸之间,仿佛头顶有光。
叶远峥默默地跟了上去,就那样倚墙站了一个多小时。
看展晴耐心地给女儿念故事,听小姑娘奶神奶气问她妈妈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,展晴也有答不上来的时候,便反问:“笑笑哎,你问的这个问题,妈妈不知道哎,你能帮妈妈回答一下吗?”
叫笑笑的小姑娘似乎继承了展晴的聪明,各种天马行空地回答问题,还能得妈妈一句“谢谢啊,笑笑老师”。
“不客气,继续加油!”笑笑小姑娘一本正经的表情,十分可爱。
叶远峥看她们母女相处,嘴角总是不由自主地扬起,心里一片柔软。
他想,这世界上,有抛弃孩子的母亲,但亦有这么柔软有爱的妈妈。
随后,悄悄离开。
那之后,叶远峥又主动约了展晴几次,吃饭,看电影。两人像是普通朋友那样淡淡相处着。
6
叶远峥和展晴在一起的时候,从不聊工作,展晴也很少主动聊自己的工作。
两人相处的氛围,比恋人少,比朋友好,比家人浅。
起初展晴感觉略奇怪,可看着叶远峥仿佛很自在的样子,展晴也跟着顺其自然了。
有天,黎倩突然打电话过来:“展晴,你和叶远峥发展得怎么样了?”
展晴老实作答:“倩姐,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,怎么啦?”
电话中的黎倩好似有点为难,停顿了下才说:“展晴,我是知道你的情况,也很欣赏你这个人,才把他介绍给你的。所以我有义务告诉你,他们公司最近出了点问题。经济上,他的压力会非常大。你们如果在一起,这一点,你需要考虑到。”
展晴想了想说:“倩姐,实在太谢谢你,替我考虑,我和他确实还没到男女朋友那一步,不过讲真心话,如果他此刻是我男朋友,我只会着急心疼,不会有什么其他不相干的心情。而且,倩姐,你这个媒人考虑太多啦。”
黎倩在电话那边大笑:“哈哈,我知道没有看错你,这个事情我只是提醒你一下。当然还在于你们自己。”
对于黎倩的提醒,展晴虽然觉得没必要,心中依然十分感谢。
挂完电话后,她上网查了一下叶远峥公司的情况,果然很糟糕。
叶远峥在公司主管技术,可他也是合伙人之一。公司其中一个合伙人携款潜逃,不久前被开除的员工联络几名离职员工,直接给他们公司做实了“公司核心技术泄露,资金链断裂”的谣言。
省城有前景的互联网公司,一向是政府的关注重点,媒体们闻风而动,各种报道各种猜测之下,外部风起云涌,越吵越烈,可想而知,内部又是怎样的兵荒马乱。
7
形式不可谓不严峻,展晴想到叶远峥温和干净的脸却皱眉低沉的样子,摇了摇头。
可是晚间却接到了叶远峥的电话,“展晴,你在哪里,一起吃个饭,好吗?”
声音依然温和有礼,似乎又多一分克制。
展晴说不出拒绝的话,给家里阿姨打电话,告诉她晚点回家,让她照顾好笑笑。
叶远峥约的地方,是一个火锅店。
展晴到时,看到叶远峥已经点了鸳鸯锅,正在涮菜,她惊诧莫名。最初几次,叶远峥约的地方,非常清雅,像他人一样,可这次热气腾腾的火锅,周围的交谈声,这一场约会,像是老朋友,又像是热恋男女。
看着叶远峥神色温和招呼她,展晴心里想着,看来情况并没有那么糟。
可下一秒,她看见叶远峥手边已有几罐空了的啤酒,神色又复杂了起来。
叶远峥还在招呼她:“展晴,你看想吃什么,你自己选。”递了菜单给她,又说:“我选这个地方,你是不是很奇怪?哈哈,我一直很喜欢这样热气腾腾的烟火气,之前约你的地儿,都是网上推荐的。来来来,你尝尝这家的毛肚,味道很好。”
展晴咽下心里话语,开了瓶啤酒,同他碰杯。
两个人,说说话,评价评价菜品,喝喝酒,好像真的聚这一次,只为吃个饭似的。
微醺时,展晴终于没控制住,主动开了口:“叶远峥,你还好吗,你公司还好吗?”
叶远峥看向脸色微红,神情关切的女人,说了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:“你知道吗,我妈妈在我10岁时,就跟人走了。”
展晴茫然:“啊?!”
叶远峥喝了一大口酒:“其实,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异性相处,我爸打工供我读大学,我拼命念书拿奖学金,公费留学,回国创业,这一切,我还挺想看看她后悔的样子。”
“你知道吗,我爸不同意离婚,她就直接跟人走了,还是我高中时,她为了办手续,才回来,又偷偷走了。”
“女人很奇怪,爱情也很奇怪,婚姻更奇怪。展晴,你说呢?”
展晴做好了过来安慰一个失意男人的准备,可不曾想,叶远峥的失意,从来不在工作,醉酒后的他,显露出内心最深刻的伤害,来自于缺失的母爱。
展晴只好一边听他讲,一边拿着空酒瓶跟他碰杯,好在叶远峥并不在意。
醉酒的叶远峥,虽然少了儒雅,可依然纯粹温和,淡淡地诉说,淡淡地提问,却莫名地令人心疼。
展晴突然想起,相亲后的第二次见面,叶远峥问她:“展晴,如果以后你有了一个很爱很爱的人,而那个人介意你的孩子,你怎么办?”
展晴当时斩钉截铁地答:“我永远不会爱上一个介意我孩子的男人,再优秀也不行。”
而叶远峥听完她的回答,笑了笑,还很突兀地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此刻,她才明白,或许叶远峥是真的不排斥她的婚史,他只在乎一个女人是不是忠于爱,尤其是母爱。
8
展晴开始关注叶远峥公司的进展,可新闻依然很不乐观。
叶远峥卖掉了自己的房产,只留下了车,这个消息还是公司同事当作茶余饭后的八卦来讲的,可展晴听着,心里莫名就很不舒服。
她想,叶远峥那么个温润如玉的人,如此重压,他还好吗,还微笑如常吗?
可她也帮不了叶远峥什么,只是每次在叶远峥说一起吃饭时,认真陪他吃个饭,谁也没有主动靠近一步,或是远离一步。
但后来,叶远峥确实微笑越来越浅,还有一次,叶远峥说坐地铁过来的,展晴心想,连车也卖了么。
挣扎许久,在吃饭时,拿给他了一张卡。
叶远峥疑惑,展晴解释:“这是我工作,还有写小说的收入,一共60万,不多,对你可能也杯水车薪,但你看着处理吧。”
叶远峥闻言,笑了,伸长胳膊,揉了揉展晴的头发:“好姑娘,谢谢啊,你有心了。可我不能要,如果今天我拿了你这笔钱,以后你我相处,我心里记着你债务人的这个身份,我们便不再纯粹了。”
展晴低头:“确实没有多钱,但是我的全部积蓄,我只是希望尽一点朋友的义务。”
“只是朋友么?”
“嗯,朋友。”
“你在怕什么,展晴?”叶远峥问。
展晴笑笑:“怕贫贱夫妻百事哀呗,怕生活蹉跎咯。”
“展晴,诚实地面对自己,你如果怕经济压力大,就不会屡屡赴我的约。而且,在我们这个二线城市,你的收入可以让你生活得很好,你我不存在贫贱夫妻的困扰,你可以说一下你的顾虑吗?”
展晴拿起酒杯,喝了口,装作不经意似的说:“你就当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咯。”
她喝得急促,咳得剧烈。放不下的往事永远是伤痕,放得下的才是经历。
可叶远峥没说什么,只是温柔地帮她拍着肩膀,忍住搂她入怀的冲动。
当夜,展晴睡前关机时,收到叶远峥的微信:“展晴,你敢不敢再赌一次?我现在是有一些经济压力,可护住妻儿的能力,我是有的。我喜欢和你相处的时光,你呢,愿不愿意和我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?”
展晴手一抖,结婚这两个字,吓到她了。
叶远峥在工作进展不顺的时间里,还能不时约她,展晴明白他对自己的好感,自己一点也不讨厌他,甚至说很喜欢他为人处事的态度,可结婚两个字对展晴的惊吓,不亚于一个火海逃生的人对火的恐惧,她装起了鸵鸟。
9
叶远峥公司的事情更忙了,一方面努力在找新的资金,又一方面加大力度研发新技术,几乎连睡觉吃饭的时间都很奢侈,但也每天尽量抽出时间,和展晴微信聊聊天。
半个多月后,同展晴再见面时,叶远峥发觉,她似乎又后退了一步。
叶远峥不明白,她明明是对自己有好感的,他也喜欢她工作努力,乐观积极,带孩子细心又温柔。
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,只好去找黎倩取经。
黎倩也不了解展晴真实的情况,只以女人的立场上分析了下。
要么,展晴上一段婚姻受伤太深,要么展晴将两人的关系看得太重,所以才更加患得患失。
叶远峥若有所思,似有顿悟。
他拎着酒过来找展晴,展晴到之前,他已经喝了几瓶,神情清醒,却脸色绯红。
一见展晴,还坚持让她一起喝点。
展晴依了他,也拿起酒杯慢慢喝着,也听他絮絮叨叨地说。
“展晴,你别担心,就算我公司被收购,我也会养活你们母女的。我和你待一块,特别舒服,我知道你也是,我看到过你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,理智又克制,可你为什么不愿意答应我呢?”
“我们做IT的,从来不怕bug,就怕没有bug。生活不就是,找出一个又一个问题,然后解决它就好了嘛。今天你和我有这样的顾虑,明天你和别人在一起,还有那样的问题,既然都免不了顾虑,为何不能遵从自己的内心呢?”
“我不爱喝酒,我只在你面前喝了几次酒,我发现喝酒让我表达更顺畅。你呢,你需要什么刺激?”
展晴看着面前男人,连醉着都温和的男人,心里渐渐柔软,之前层层防备的坚冰,好像一下子就被融化了。
她定定地看向他:“叶远峥,当你的爱人和你意见相左,你会怎么处理呀,直接斩断她的经济来源吗?”
又问:“你会出轨后还心安理得吗?”“你重男轻女吗?”
不等叶远峥回答,展晴自己反而笑了:“哎,我真是傻了,你不是他,我也不是过去的展晴了。”
面前的男人,有着温柔的脆弱,清醒的克制,认真工作的严谨,少言外表下温和丰富的内心,还需顾虑什么呢?
婚姻这座城,有人视之为身陷囹圄,也有人将它当作安全的堡垒。
心里想通后,她靠过去男人身边,轻轻地拿下了他手中的酒杯,喝了他杯中的一口酒后,俯身吻住了男人的嘴角。
一触既离。
可叶远峥就像傻了一样,摸着自己的嘴角,不敢相信:“展晴,你刚刚亲了我吗,代表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了吗?”
展晴柔柔地回答:“是呀。你那么好,我真的舍不得便宜别人。”
10
叶远峥时常说展晴是他的幸运女神,因为两人交往后,公司之前卷款潜逃的合伙人自首归案,他们还顺利谈到了新的投资商,一切顺利进行。
叶远峥再次成上了省城单身女士们的恨嫁名单,可他微博上的内容,除了公司的新闻推广,便是女朋友如何优秀。
“预祝展小姐今天开盘大卖!”
“展小姐今天接受本地房产媒体采访了,替她开心。”
“展小姐,升职营销总监了,这一路晋升,不知道别人用了几年,她用了5年。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,很专注。”
“展小姐将笑笑教育得极好,笑笑从不以因父母离异自卑,在她心中,她有全世界最好的妈妈,抵得过十个爸爸,我要加油啊~”
“展小姐卖了她的小说版权,不爱看小说的我,这次认认真真去看了她笔下的故事,也读懂了故事背后的她。世人都说离异女人贬值了,要我说,失败的婚姻也好,受挫的事业也好,如同生病和自然灾害一样,都是生命给我们的考验。生命并没有太在意我们的结局究竟如何,它只看,我们有没有受益于考验本身,而展小姐明显是生活闯关的成功者,她对待工作的认真,在于她尊重生命本身,喜欢这样的她。”
“很多人试图对我和展小姐的故事,指手画脚。我很不屑争辩,如果她的好,人人都做得到,读得懂,那她该有多平庸?认识她,只觉生命圆满。”
11
35岁那年,展晴升职公司营销部总监,同年,她再一次穿上了婚纱。
毫不夸张地说,展晴的第二次婚姻,比第一次更轰动。
他们办了2次酒席,一次在省城,另一次在展晴的家乡。
展晴本意低调,可叶远峥坚持,他说:“展晴,我希望你此后想到家乡的人和事,再无前夫,连不快也不必有,只记住我们美好的部分就够了。”
展晴无法不同意,叶远峥这么做并非为了炫耀什么,只是为了抚平她内心的伤。
这是叶远峥式的温柔,何其美好。
几十辆的婚车,绕着展晴家乡的小城一圈,这场婚礼被津津乐道的不仅仅是展家女儿二嫁也嫁得好,围观的人们还议论“天哪,听说,展家的女儿自己一年都能挣百十来万呢,那她男人家得有多少钱”“哎呀,得亏展晴离婚了啊,听说方百万家的儿子在酒店乱搞被抓了呢”“咱们县城方百万没了,还有展百万呢”。
这一切展晴并不知情,可父母满足欣慰的笑容,令她开怀。
如果幸福有模样,那它一定是父母安心的笑容,爱人温柔的眼神,女儿咯咯的笑声,还有自己笃定又坚强的信念。
婚姻这艘船,她再次登上了,可心里一点也不畏惧,前路风浪是肯定的,因为这就是人生,不一样的人,演绎不一样的旅程。从前她被动柔弱,而这一次她已然具备了抵御风浪的能力,何况身边的男人,具备一个真正男人汉的担当,何所畏惧?
困住一个人的从来都不是围城本身,弱小才是。

欢迎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打赏☺
微光文社 » 放爱和勇敢入城

发表评论

微光文社——闹市中的静心港湾

站点简介 妖灵二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