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霸弟弟,动了凡心


呱哒白
1
酒店的窗帘遮光效果太好,以至于杨小可被一道刺眼的阳光晃醒时,强烈的明暗对比让她差点爆出粗口。
“把窗帘拉上,我还没睡……”
“醒”字还说出口,杨小可身上一激灵,她扑棱一声坐了起来,揉了揉爆炸般的鸡窝头。
李凡赤裸着上身,背对着杨小可,他被杨小可起床气的怒吼吓了一跳,默默拉上了窗帘。
“你干嘛光着身子?”
“我去楼下健身房游泳了!”
“我是说,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?”
“是我姐说,你身体不舒服,所以……”
杨小可忽然发现自己也光着身子,脸腾地火辣异常,她有些语无伦次,“昨天?是怎么回事?”
李凡没说话,只是低低地“哼”了一声,然后支支吾吾说了半天,最后蹦出来一句,“就是你想的那样呗!”
李凡此时的声音很性感,但杨小可此时,已经没有兴趣关心这些。
“不,许,告,诉,你,姐!”杨小可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低吼着说出这句,话音刚落,却被李凡背后那深邃的腰窝吸引得目不转睛。“这是场意外,你谁都不要说!”杨小可的话带着威胁。
2
李凡的姐姐叫李思,和杨小可是大学同学。刚一入校,杨小可和李思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。
大一的寒假,杨小可跟着李思回了趟老家,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李凡。
说是堂姐弟,但李凡和李思其实只差一岁。彼时,李凡正备战高考,油汪汪的头发和长满青春痘的瘦削脸庞,并没有给杨小可留下深刻印象。
没多久,李凡就以超过录取分数线70分的成绩,顺利考入了C市最好的医科大学,医大离杨小可的学校很近,于是,这对闺蜜的背后,很快就多了个1米8的巨型拖油瓶。
杨小可整个大学生涯的的焦点,从来都没在李凡的身上。
那时,杨小可暗恋围棋社团的社长,为了更好地深入敌方,她强迫李凡潜心研究了一个月的围棋棋谱,然后跨校甚至跨物种一般地通过围棋社的魔鬼入社测验。
李凡本来对棋牌类一窍不通,但出人意料地,半个学期后,因为棋艺高超,成为围棋社新任副社长。随后,杨小可浑水摸鱼,成为了围棋社的一员。
当杨小可兴奋地以为自己终于完成“曲线救国”的大业后,她才听说,围棋社的社长很早就抱得古筝社的“才女”而归。
那天晚上,杨小可攥着修修改改十几遍的情书,搓了又搓,然后把情书装进喝光了的啤酒瓶,扔进了学校旁边飘着青苔的水沟旁边。
陪在她身边一言不发的李凡,跑到泛臭的水沟旁,把杨小可扔出去的“漂流瓶”捡回来,救出里面的情书,并把啤酒瓶工工整整地刷洗干净。
没过多久,李凡被推举成了新任围棋社社长,可当他把这个消息兴奋地告诉杨小可时,却听到了杨小可退社的消息。
3
在李凡眼里,杨小可的恋爱之路堪比“蜀道之难”。
杨小可觉得一起上课的建筑院男孩子清秀帅气,李凡不得不趁着下课间隙,问男孩要联系方式;
杨小可觉得李凡的研究生学长穿白大褂很有型,李凡便时不时地帮忙打听学长的情感状况。
有一度,李凡甚至被同班的兄弟认认真真地询问:“你就说实话吧,哥们,你到底是不是喜欢男人!”
可即便如此,李凡还是一如既往地跟在杨小可和李思的身后,任劳任怨。
“小凡啊,你还是去找个女孩子吧!你也不能总跟着我们吧!”李思瞥了一眼身后瘦高又扎眼的李凡,言辞严厉地警告道。
“对啊,虽然我很想留着你,帮我递个情书纸条,但姐也不能耽误你不是!我们院妹子多,你相中哪个跟姐姐们说!”杨小可捧着一大杯奶茶,一边咀嚼着红豆珍珠,一边不住嘴地劝着李凡。
杨小可话音落了半晌,才发现李凡已经一改往日笑眯眯的样子,满脸写着死寂的沉默。李凡用筷子重复地插着餐盘里那个可怜的鸡腿,鸡腿被戳得肉沫横飞。
李思发现气氛的尴尬,慌忙换了个话题,拉着杨小可向卖烤鸡翅的档口走去,两人边走边嘀咕,最终得出了结论,“学医久了,你们家小凡,可能有点抑郁!”两人相视一望,好像对上了接头暗号,点头如捣蒜。
4
为了让堂弟走出“学霸”的抑郁怪圈,杨小可和李思琢磨着给李凡物色女友。
杨小可先找到了人选,她的同乡学妹是舞蹈特长生,身高170,体重不过百,说起话来柔声细语,用杨小可的话来说,“就算是姑娘见到她,都能酥半截”。
“跟你说话呢,嘿!”医大的阶梯自习室里,杨小可扯了扯李凡的衣角,另一只手掏出了学妹的照片,“我学妹就想找个医大的,她其实见过你的,对你也很满意。我觉得,你俩真是太合适了!”
因为杨小可凑得太近,李凡心脏怦怦直跳,脸腾地就红了。
杨小可以为李凡是动了凡心,兴高采烈地继续推销道,“你要不是李思的弟弟,我是不会介绍这么好的姑娘给你的!怎么样?明天见见?”
李凡没再说话,他深深地舒了口气,脸上布满了乌云,好像随时能爆发一记闪电。他拿起书包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,留杨小可一个人呆呆发愣。
“要不,给你弟找对象这事儿,就算了吧。”杨小可想到李凡那幽怨的眼神,忙不迭地给李思打了个电话。她忽然浑身打了个冷战,“学霸的世界,咱俩还是不要参与了!”电话那头,李思听了杨小可的描述,深以为然,频频点头,就连眉毛都在表示着赞同。
那天晚上,李凡回到寝室,心烦意乱地早早躺在床上,他呆呆看着杨小可失恋时扔掉的啤酒瓶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。
5
李凡的学霸属性真正爆发是在大三。
那一年,他拿到了整个年级唯一一个到国外硕博连读的名额。
而那一年,杨小可面临毕业,正在读研和工作的选择中苦苦挣扎。
“你读研吧,正好你也没找到什么好工作,还不如多读点书!”李凡一边帮杨小可改毕业论文,一边回答。
杨小可难得地沉默了很久,然后小声地说道,“你不要笑我哦,其实我以后,想当个野外摄影师。”杨小可说完后,手足无措地翻着书,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李凡没说话,他顿了顿,然后抬起头看着杨小可的眼睛,“为什么要笑你呢?我支持你啊!”
杨小可看着李凡认真的样子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。自己那个被父母、同学们都认为荒唐、没有前途可言的梦想,第一次得到了认可。
如果人的情感的剧变,总要有一个时刻或契机与其相匹配。那么,李凡坚定认真的眼神,就像一个沉重的钩子,锚定在了杨小可的心里。从此,杨小可和李凡之间,关系发生了微妙的改变。
6
转眼到了毕业季。
杨小可找了份B市报社的实习工作,奋战了三个月,因为踏实肯干,破格成为摄影部少有的女记者,算是为实现梦想,开启了第一步。
李思的父母托人,在老家给她找了份国企的工作,安稳轻松,薪资也不错。
毕业的饭局上,李思借着醉意向班长表了白,那时,杨小可才知道,一向喜怒都写在脸上的李思,竟然一声不吭地暗恋班长足足四年。
在众人的唏嘘和起哄声中,李思鼓起勇气抱了班长很久。可无奈,这场属于李思的盛大表白,还是以华丽又无声的失败告终。
那天的散伙饭后,李思在公寓楼下迟迟不肯上楼,她闷闷地喝了十几罐啤酒,然后狂吐不止。杨小可吓得脸色苍白,她打电话叫来李凡,火急火燎地把他姐姐送到了医院。
“是轻微酒精中毒,我姐她没什么大事,输点液就好了。”李凡和杨小可并肩坐在病房里的空床铺上。
杨小可看着蜷缩在病床上的李思,眼圈红红,半晌,她揉了揉眼睛,轻声地嗔怪道,“好傻呀!”
“我不觉得,”李凡一字一顿地说道,“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做的事,怎么能叫傻呢?”
杨小可转头看了李凡一眼。李凡鼻头微微泛红,他刮了下鼻子,显然地,他注意到了杨小可的注视,却始终没有转头。
7
一瓶浓度极高的葡萄糖输入体内,李思没多久,就闹着要上厕所。
李凡和杨小可一边一个,搀着李思,像左右护法。
“小可,你,你可是要永远记得我!等以后,咱们都成家了,我们就是六人组了……对了,还有我们以后,有了儿子……以后,让李凡给咱俩儿子补数学课!”
李思的话说得含糊不清,她趔趔趄趄险些摔倒,却又止不住地咯咯笑起来。杨小可用了好大力气才把她扶得站住。
“好不好?”李思红着眼睛看着杨小可,渴望着她的回答。
“好好好!我答应你!李凡,你快过来,扶着点你姐,我搀不住她!”杨小可急急地说着。
叫了好几声,李凡才走过来,搀上了李思。
这时,李思嘴里还不断嘟囔着,“我们三个人,然后有六个人,然后是九个人……”
两人扶李思躺下,接下来的漫长的夜,三人无言。
杨小可靠在空病床边睡着了,李凡脱下自己的外套,盖在杨小可腿上,然后端坐了一宿。
8
离校的前一天晚上,杨小可还在收拾着寄去B市的行李。
寝室只剩杨小可一个人,安静得可怕,也让杨小可越发觉出离别的忧伤。
“你下楼一趟,我在你公寓楼下!”杨小可的手机忽然响起来,是李凡发来的消息。
杨小可穿着印着龙猫的拖鞋和睡衣,下了楼。
还没等李凡开口,杨小可就拿出一支包装精美的签字笔递了过来。她提高了声音,“呐,还没恭喜我弟成功打入美帝,下个月出了国,希望你在资本主义的浸泡下,茁壮成长!”
杨小可把袋子放到李凡手里,“小子,这是我用实习工资买的!对它好点儿!”
李凡低头看到袋子上贴着个便利贴,上面写着,“给我的学霸弟弟!比心!”
李凡攥着那支笔的手,青筋暴起,还有些颤抖。
沉默了好一会儿,李凡把放在地上的一个大袋子一下子塞给杨小可,“杨小可,这是送你的毕业礼物,希望你好好实现你的梦想。”
“是,是相机?”杨小可看了眼袋子里,价值快2万元的单反相机,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凡。“这太贵了,我不能要!”
“我这又不是偷来或者抢来的!就当提前入股你的摄影大业了!”李凡顿了顿,猝不及防地举起手揉了揉杨小可凌乱的鸡窝头。杨小可被惊到了,她愣愣地站在原地,没能动弹。
“你可真矮啊,以后一个人在B市,好好照顾自己,有事的话,随时打给我!”
说完,李凡站在原地看了杨小可好半天,然后抽了抽鼻子,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那,我回去喽,再见!”
杨小可连个“嗯”都没能发出声来,她看着李凡走远的背影,胸口莫名地像针扎一样疼了起来。
第二天,班里还没走的同学到公寓楼下送杨小可。杨小可四周张望了半天,也没再见到李凡的身影。
9
一别三地,三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李凡到美国后,专攻生物制药研究方向,没日没夜地泡在图书馆和实验室。
杨小可跟着资深的摄影记者,像上了发条一样,跑会议、跑活动、跑新闻现场,拿下了省级优秀新闻作品奖后,她便跳槽到杂志社,做起了商业人物摄影。
而李思,作为三人中难得清闲的一个,升任了部门的小主管,很快地,她相亲了一个家境不错的憨厚男孩,两人很快,就把结婚提上了日程。
从毕业迄今的5年,除了节日的问候,杨小可没再联系过李凡。而这5年间,李思好像三人中的纽带,她不时地给李凡和杨小可传递着彼此的近况。
李凡听说,杨小可的同事间勾心斗角,压力极大;还听说,她接连谈了两任男朋友,却又都无疾而终。
杨小可听说,李凡连续两年春节都没回家过年,“他说想尽快发完论文,早些毕业!”
李凡后来听说,杨小可跟着朋友一起在B市创立了家摄影工作室,主打宠物摄影,正慢慢地迈向正轨。
杨小可后来听说,李凡拿到了博士学位回了国,在B市的一家医药公司做药品研发,没过多久,就升任了研发总监。
“你和李凡倒是约着见见啊!”李思数落杨小可道,“你俩在一个城市,别搞什么盈盈一水间,遥遥两相望的事儿哈。”
杨小可笑着答应着,但面对李凡的几次邀约,都以太忙为理由,拖了又拖。
10
杨小可和李凡的再次相见,还是亏了李思结婚这一契机。
婚礼前两天,李凡和杨小可先后到达了李思老家D市的火车站。
李凡在出站口等着接杨小可,他穿了件牛仔外套,虽然并不觉得冷,却本能地一直在搓着双手。
又一列车辆到站的提示后,李凡目不转睛地盯着出站口。忽然,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视线,他鼻子一酸,喉咙干得好像吞进了一口北方秋季的风沙。
杨小可留长了头发,以前那永远不听话的自来卷,终于变成了妩媚动人的飘飘卷发。脱掉了满是卡通头像的T恤牛仔裤,穿着修身长裙,踩着高跟鞋的杨小可让李凡一瞬间呆住了。
杨小可看到李凡后,笑着拼命挥了挥手,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李凡跟前,伸出手掌,在李凡眼前晃了晃。
“你还是这么矮唉?”阔别5年,李凡看到杨小可后好一会儿后,终于说出了他的问候。
“学霸都是这么夸人的吗?”杨小可又气又笑。
李凡没再说话,怔了好半晌,忽然伸出手,想摸一摸她的头发。
杨小可察觉了李凡的动作,她拎起行李,快速地转了个身,留下李凡慢慢地缩回停在半空中的右手。“走吧,带你姐姐我,看看你们的老家。”
杨小可说着,快步朝车站出口走去。
11
自从见到杨小可,李凡始终有些神不守舍。他总觉得,杨小可似乎有意避免着和他单独相处。
布置李思新房的那天,杨小可忙前忙后不可开交。当她努力地想把一个大大的“喜”字贴到窗户上时,却发现自己怎么也不够高。
杨小可刚要转身问人要把椅子,发现李凡刚好站在她身后。
“我帮你!”李凡说话的声音特别温柔,以至于杨小可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一下子抱离了地面,托得老高。
“我,好了,我可以下来了!”杨小可的脸忽然红了一片,这是她第一次和李凡靠得这么近,也是5年来第一次,以一个男人,而不是男孩的视角,近距离打量着李凡。
杨小可回到地面时,脑子晕晕地,好像有些缺氧,她红了脸,小跑着躲开了李凡注视自己的目光。
婚礼当天的晚宴上,杨小可穿了件裸粉色的v领连衣裙,长长的头发披在身后,越发显出皮肤的白皙。婚礼仪式时,看着台上李思幸福的样子,杨小可在座位上,差点把隐形眼镜哭了出来。
那天晚上,杨小可喝了很多酒,她踩着高跟鞋,颤巍巍地拿着酒杯跑到了李凡身边,“敬我们的学霸一杯,你回到B市,我们都没来得及约,回去以后,还要好好抱你的大腿!”
“杨小可,你喝了多少?”扶着有些醉意的杨小可,李凡担心地把西装外套披在了杨小可的身上。
“我没醉,你不用管我!”杨小可嘟哝着,还带着点哭腔,她扯掉了西装外套,一把推开了李凡,朝卫生间走去。
宴会上,李凡顾着迎来送往,没时间照顾杨小可,一个没留神,杨小可已经不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。
宾客散去,李凡焦急地四下张望寻找杨小可,她的电话始终没人接听。
“李凡,你去杨小可房间看看,她不太舒服,我走不开啊!”李思急匆匆地走过来,神色慌张。“你今天晚上一定守好她,千万别出事儿呀!”
说完,李思递过来一把钥匙,留下了杨小可的房间号,然后,匆匆离去。
12
“杨小可,我进来了!”见没人回应,李凡开门走进了房间。
杨小可彼时正瘫在酒店的沙发上,裸粉色的裙子上沾着一块酒渍,高跟鞋和手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。
“你哪里不舒服?杨小可!”李凡走到沙发旁边,急切地问道。
“不理我……5年也都没找过我。”杨小可含糊不清地嘟哝着。
李凡给杨小可做了简单检查,头不热,心跳也没加速,种种症状表明,杨小可只是真的喝多了。
李凡松了口气,擦了擦刚刚跑过来的满头大汗,索性坐在了地毯上,静静地看着杨小可。
杨小可的刘海因为出汗黏在了额头上,自来卷的样子还清晰可见,李凡用手理了理她的头发,想起毕业那年第一次触碰到杨小可的发丝,竟呆呆地笑了出来。
“那你,怎么不找他啊?”李凡柔声问道。杨小可嘴上执念的5年,也是李凡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,“你知道这5年,他有多拼命地读书,想早点毕了业回来见你吗?”
“他是我弟弟啊!他永远,是我们的弟弟啊!”杨小可说话时还带着哼哼唧唧的哭腔,她委屈地扁起了嘴,眼睛睁不开,睫毛上却弥漫着泪水的湿气。
“他也好喜欢你,你知道吗?”李凡注视着杨小可大大咧咧的睡姿,眼神却舍得不移开一瞬间。仿佛这样看着杨小可,就能坐着时光机,弥补他们不在一起的那些时间。
“我抱你到床上睡,好吗?”
见杨小可没回答,李凡两手轻轻拖起她的腰和脖子,一把抱了起来。
“抱抱……抱抱……”杨小可娇憨地反复说着这两个字,然后把脸紧紧蹭着李凡的胸口,一呼一吸间的气息,让李凡从胸口痒到了心里。杨小可的腰很软,李凡裸露在外的小臂能感到她不安分地扭动。忽然之间,李凡觉得小腹一紧,脸登时红得发烫。
李凡赶忙把杨小可放到床上,给她盖好被子,然后,靠在沙发上,看着杨小可喝醉后的窘态发呆,不知不觉,就睡了过去。
“热……喝水……渴……”
没过一会儿,李凡忽然被杨小可的声音惊醒,等他拿着瓶矿泉水来到床边时,才发现不省心的杨小可,不知什么时候脱掉了裙子,赤身裸体地半裹着被子,那不够修长却雪白的双腿全部露在外面。
李凡傻愣在床边好半天,他觉得事情再发展下去肯定会起火,于是,手忙脚乱地找来酒店的浴巾,胡乱地罩在杨小可的身上。
手臂不小心触碰到杨小可裸露在外的皮肤时,李凡像过了电一样倏地抽离开。
本想在沙发上凑合一宿,可李凡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
天刚蒙蒙亮,李凡也顾不得几天来的疲惫,拿起浴巾,直奔健身房的泳池。
13
杨小可醒来后,看到刚洗澡完的李凡,羞得想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她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在李凡面前逞能,心里却虚得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杨小可以为昨晚她真的和李凡擦枪走了火。尤其是李凡点头承认的一瞬间,好像沉重的钟槌,把杨小可的头敲击得嗡嗡响。
“你昨晚衣服脏了!”李凡看杨小可坐在床上发呆,把西装扔到了床上,“不嫌弃,可以先穿我的!”
见杨小可没有反应,李凡穿上衬衫,开门离开了房间。
杨小可一把套上李凡的大外套,一个踉跄,跌跌撞撞地跑进卫生间,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。
坐在马桶上,杨小可想了半晌,然后掏出手机,给李凡发了信息,“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昨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就过去好了!”
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,杨小可收到了李凡秒回的消息,“可是,这是我的第一次哎!”
杨小可最后的一丝希望被击溃得七零八碎,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“完了,我睡了我弟,他姐还是我亲闺蜜!”
14
婚礼结束后,杨小可为了避免和李凡接触的尴尬,偷偷改签了火车票,提前回了B市。
工作室一连接了好多订单,杨小可忙起来,慢慢地就淡忘了那晚酒店的窘况,只是在收到李思的问候消息时,后背不自觉地发凉。
就在杨小可以为时间能冲淡尴尬时,李凡找上了门。
那天,李凡穿着灰蓝色的衬衫和休闲裤,身材修长,他手里拿着一束橘色和红色相间的小雏菊,推门走进店里时,刚好迎进一束阳光。杨小可看着逆光走过来的李凡,一瞬间有些呆了。
“你来干什么?”杨小可回过神来,急忙把李凡拉进了没人的房间。
“你这边,装修得不错!”李凡把花塞进杨小可手里,然后手插着口袋,四处打量着工作室。“虽然没当成野外摄影师,家养的宠物摄影也不错嘛!”李凡毫不在意杨小可又害羞又无奈的表情,对工作室的陈设布置指指点点地发表着意见。
“我那天,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!事情过去了,你也,别再来找我了,万一你姐知道了,我……”
“哦?是吗?可是你别忘了,我5年前就投了资,这家工作室,也算有我的股份吧!“李凡说着噗嗤笑了,他弯下腰,把脸贴近着打量杨小可。
“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赖?”杨小可一下子脸就红到了脖子根。
李凡看着杨小可眨个不停的圆眼睛,又低了低头,趁她不注意,轻轻地吻了她的嘴唇。
杨小可反应了一下,一把推开李凡,压低了声音低吼道,“你,要干什么呀!”
“那天晚上,是你先主动的,杨小可,你要对我负责任!”李凡看着情绪有些炸毛的杨小可,摸了摸她的头发,挥了挥手走了出去。
杨小可呆住了,她摸了摸嘴唇,下意识地又舔了舔嘴唇,忽然,不由自主地傻笑起来。
15
从那天起,李凡变成了工作室的常客。几乎每晚,他都抱着台电脑,带着从不重样的三角蛋糕,在杨小可的工作室坐到打烊。
“你就没什么工作忙吗?李先生!”杨小可一边修着照片,一边往嘴里填蛋糕,她隔着大大的电脑屏幕,不带一丝感情的一遍遍追问李凡。
“忙也要来啊,我得来守着自己投资的产业啊!”李凡戏谑地答道。
“你个混小子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?”
见李凡好久没应声,杨小可站起身来看了看李凡,不知什么时候,他趴在桌子上,睡着了。
杨小可给李凡盖绒毯的时候,看了眼李凡的电脑桌面,一连串的聊天窗口不时地闪起红色,备忘便签上排着密密麻麻的待办事项,忽然,李凡手机发来震动提醒,明天的公司董事会要提前准备汇报材料。
杨小可有些心疼地看着李凡瘦削的侧脸,她凑得很近,想轻轻地摸一下李凡的头,手停在半空中,却久久没有碰上去。
“怎么停下了?”李凡的话音,吓了杨小可一跳,他还趴在桌子上,眼睛也没睁开。
“你这么忙,就不要老来我店里了!”杨小可的语气很温柔。
“傻瓜!”李凡的声音十分宠溺。
杨小可没说话,她站在李凡身边,忽然连喘气的节奏都掌握不好了,生怕呼吸声音太大,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。
李凡直起身子,转了过来面朝着杨小可,他示意杨小可靠近过来,杨小可顺从地向李凡走了一步。
“杨小可,我,喜欢你,你知道吧!从第一面见你开始,快9年了!”
杨小可被李凡突如其来的告白震到了,头脑一片空白,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。
“我以为你早就会有所察觉,没想到,你还真长了个猪脑袋。”李凡站起身来,一把抱过杨小可。杨小可挣扎了一会儿,却在李凡轻轻抚摸头发时,安静了下来。
“可是……”杨小可在李凡的怀里,本就不太灵光的脑子,变得更无法思考,“哎呀,我忘记要说什么了。”
“你要说,我是你闺蜜的弟弟;你要说,你大学时那么多窘迫的样子都被我看光光;你要说,你当年憋着给我介绍女朋友……”李凡嘴角止不住地上扬,“你要说,你对我有感觉很久了,只是固执地不敢承认,对不对?”
杨小可沉默了半晌,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16
“李思,我有件事情要亲口告诉你……”杨小可七上八下了很久,给李思打视频电话的时候,声音还带着点颤抖,“我和李凡,我们那个……最近,他和我表白了,我同意了。”
杨小可低着头没敢正视李思,她急切地等着李思的反应,李思几秒钟的沉默,让杨小可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的酷刑。
“我没告诉你,是怕你觉得尴尬,真的,你可以骂我,讨厌我,但是,你不要不理我……我知道,我应该拿他当弟弟的,但是我……”杨小可急得有些结巴,“我和你保证,我没有骗你。你跟我说句话啊,思!”
李思锁紧了眉头,一言不发,杨小可低着的头更沉了一些。
“如果你觉得别扭,我可以不再见他,真的,思思,你对我更重要!”杨小可嗫嚅着低声说道。
“我该说你什么好呢?”李思似乎根本没听进去杨小可的负荆请罪,“杨小可,你可真是太有心机了!”李思顿了顿,语气中没有一丝情绪。
“我刚刚给你估算了一下,李凡爸妈,哦,也就是我叔叔婶婶,名下的商铺就有三套,还是黄金地段,手里拿出个三五百万现金,不成问题;现在小凡的年薪差不多也有个八十几万,还不算公司股票;七七八八算下来,你可真是赚大了!”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思思!”杨小可急出了一头汗。
“什么意思?我明天就帮你去跟小凡爸妈说说,让他们先拿个五十万当彩礼钱,把你俩亲事尽快定下来,这是最基本的!对了,还有你婚庆啊,婚纱啊,大金镯子小金表这些东西,你可千万别花自己的钱,都问李凡要,他存款不少的,以前上学,奖学金都花不完!还有,我想想……”
“思思,你,不怪我?”杨小可被李思噼里啪啦的一笔账算得头晕眼花。
“怪你?我为什么会怪你啊!李凡家这点财产,我巴不得掉进你口袋呢!“李思笑得合不拢嘴,“李凡去国外念书不久之后,就把喜欢你这事儿跟我说了,还有你藏不住的对李凡的那些心思,你以为我会看不到!”
“所以……”
“还所以什么呀!事不宜迟,我今天就给叔叔婶婶定去你们那儿的机票,你俩争取明年就把我大侄子给造出来哈!先挂了!”
杨小可看着风风火火忙活的李思,眼圈忽然就红了,她哭得越来越凶,甚至连李凡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都毫无察觉。
“怎么了?”李凡心疼地看着杨小可。
“我就是觉得,我太幸福了!”杨小可扑进李凡的怀里。
李凡闭上了眼,始终舍不得放开杨小可。杨小可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,历历在目,她傻笑的样子,她失恋抹眼泪的样子,她看着鸡腿眼睛直勾勾的样子,她改论文抓头发的样子,她扶着圆圆的眼镜教训自己的样子。
“杨小可,我们不如,现在,生个孩子吧!“李凡的衬衫被杨小可的眼泪打得湿乎乎,不知怎地,屋子里和脸上都热辣辣的。
杨小可一把推开李凡,她鼻子哭得通红,“你个混小子怎么又这么不害臊!”
“我可是为你守身如玉了9年,你还……”
“等等,你不是说,那天晚上,我们……”
“不这么说,你怎么会从了我!”李凡笑着,一把把杨小可抱离地面,然后扔到了床上。
“李凡,你无耻……”杨小可鼻涕还挂在脸上,“不过,我喜欢男孩儿,你可算准了……”

欢迎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打赏☺
微光文社 » 学霸弟弟,动了凡心

发表评论

微光文社——闹市中的静心港湾

站点简介 妖灵二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