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要辞职,去供应商当副总”:傻了吧,离开平台,你什么都不是

早上接到朋友老王的电话,他支支吾吾的对我说:“混不下去了,我预感马上就被辞了!”

果然不出所料,他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了。

老王是一家国企的中层干部,去年同样的时候,他意气风发的告诉我:“我想辞职,去供应商那里做副总。”说完顺带了一句,年薪50万。

我将信将疑,看他正在沉醉,不忍心打断,只好善意地提醒他:“如果我看得更远的话,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”

老王虽有其头衔,但底层知识并不足以成系统。理论一知半解,实战一窍不通,去私企的话,前途未卜。

果真,一语成谶,一年未满,就折戟沉沙。

1、职场“大公司病”:多少人离开平台一文不值

很多人的朋友圈里都有一类人群,他们自身能力一般,但会因为进了一家好的平台而各种炫耀:

“公司今年在xxx领域成为了第一名,开心!”

“公司年终聚会,每天随机抽取2000 – 8000的红包,哈哈,开心!”

“公司有免费的早午餐,还有下午茶歇时间,员工生日还有生日聚会!太棒了 ”

……

以上场景,是不是很熟悉。

主持人窦文涛,曾在节目说过这样一段话:

“我的朋友99%都比我有钱。天天和这些有钱人在一起,以至于我以为他们买的东西,好像也是我生活世界的一部分。总和有钱人在一起,听着他们几十亿上百亿的聊天,好像自己也有钱了似的。”

所谓大公司病,是指一个人在大公司呆久了,很容易给自己附加光环,因为平台的原因,很是自信,说白了,就是把平台所带来的红利,错当作自己的能力。

19年,甲骨文公司在中国区裁员的事件在网络上讨论得沸沸扬扬。

当时有一则新闻,讲的是在中关村的甲骨文大厦楼下,围着一群拉横幅抗议的人,横幅上面写着“我们要工作,我们要养家!”

有位程序员网友调侃说:“中关村最大的养老院倒了”。

曾几何时,大家都以能进大公司为荣,觉得进了大公司就拥有了一切。但真正到了离开的时候, 你才清楚地明白:原来之前你身上的光亮,是舞台给你打的灯光,不是你自带的光芒。

人贵有自知之明,混职场,只有搞清楚了自己的位置,才不会混的太惨。

就像朋友老王,平台给他营造了一场美梦, 梦醒之后,老王才觉人情冷暖、世态炎凉。

白岩松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:“让一只狗天天上央视,就能变成名狗。但要知道,没了央视的舞台,很可能不用多久它就会变回土狗。”

仗着大平台取得的资源,其实并没什么了不起。

有天当你离开了这个平台,金钱、地位、荣誉这些都可能会丧失,而只有自己的本事不会丧失。

2、平台的价值:职人是1,平台是1后面的0

著名演员阿诺·施瓦辛格,曾在网上发布过一张照片,他躺在自己的铜像下睡觉,并悲伤地写到“时代如此变化”…

这句话并非感慨自己年岁已高,而是因为他当州长时,出席了这家以他雕像为名的酒店开业典礼。

总经理向他承诺:“无论任何时候,我们会为您免费预留一间房间。”

但是,当他从州长位子退下后,去入住时,却被告知要付钱,因为酒店房间现在供不应求。

于是,施瓦辛格上演了这一出悲愤的戏码:

“当我处于重要位子时,他们总是称赞我,当我失去这个位子时,他们便忘了我,也不再遵守诺言。”

他试图告诉大家,当人们认为你“重要”的时候,每个人都是你的“朋友”,但是一旦没有利益瓜葛时,你就可有可无了。

中国早有句俗话说得很好:“在位时,如鱼得水;离位时,如驴打滚。”

所谓人走茶凉,也是这个道理。

杨绛说的一句话我特别认可:

当你身居高位,看到的都是浮华春梦;当你身处卑微,才有机缘看到世态真相。

关于“平台” 的力量,美国曾做过一项社会实验:

一名男子在地铁站,用小提琴演奏着巴赫的几首曲子。并在身边放一顶帽子,以示乞讨。

在45分钟里,大约有2000人经过,只有6个人停下来听了一会儿,大约20人给了钱就匆匆离开,他总共收到32美元。

没有人知道,这位卖艺者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约夏·贝尔。他演奏的是一首世上最复杂的作品,用的是一把价值350万美元的小提琴。

就在两天前,约夏·贝尔在波士顿一家剧院演出,所有门票售罄,聆听他演奏同样的乐曲,每人要花200美元……

关于“平台的重要性”,可想而知。

无声势浩大的伴奏,没有宏伟宽卓的音乐庭,没有璀璨闪亮的舞台,没有经纪公司长期的宣传与包装,约夏·贝尔再牛,可能只比其他流浪乐手多收几美元而已,这就是平台的力量。

再说一个近一点的例子,认识一个编辑,在一个粉丝量级1000万的大平台上工作,文章10w+、100w+,市面上很多爆款皆出自他手。

但出来单干之后,他的阅读量惨不忍睹,单篇能上万都不易。

这个例子并不是否定他的能力,只能说,平台的力量实在强大,以往在平台上寥寥数笔就能轻易突破10万+,而如今自己做,一字一斟酌,一句一拿捏,例证详实,金句扎堆,可几天过去仍然阅读量寥寥,无他,只是平台。

如果一个人无法认知自己真实的能力,很容易被平台营造的假象捧杀,所以无论任何时候,我们对自己的能力,要有一个清醒的认知。

个人努力的必然重要,这相当于是阿拉伯数字的“1”,没有这个“1”,一切都是白搭。

但是平台,就好比是“1”后面的“0”,每多一个,你的量级就会指数级攀升。

离开它们,你就会贬值到底,毕竟,1元钱再好看,也不如100元招人爱。

《纸牌屋》里的一句话:有些人是占着平台的光,却以为自己身上也有光。一个人最可怕的,就是把平台当能力,高看了自己。

3、平台和职人的关系:合作共赢、相互成就

前面我们一直强调平台的影响力,平台很重要,但人也非常重要,就像演电视剧,再好的剧本没有好的演员也不行!

当年的清宫大剧《甄嬛传》,剧本很好,但换批演员不一定能造成现在的影响力!

86版的《西游记》被翻拍了无数遍遍,但经典永远也无法被超越。

所以说,平台成就了个人,也是个人也成就了平台!

“微信之父”张小龙,以其孤僻的性格被多数人所知。他爱网球,生活随性,喜欢穿着短裤在办公室里晃荡,不爱和人接触。

他不爱社交,很多次都以“早上起不来”为由,拒绝参加马化腾主持的会议,但马化腾并没有生气,干脆派女秘书叫醒他,并亲自派人来接他。

虽然行为随性而为,但马化腾却从没有因为他的社交能力差,不会奉承拍马而放弃对他的用心。

反而像哄小孩一样,耐心细致。

正所谓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!先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。马化腾正是张小龙的伯乐,而张小龙也成为了马化腾的千里马。就是这样一个性格孤僻的“潇洒散人”打造了微信王国。

其实两个人之间都很清楚,彼此的价值在哪里。

无论是上下级,还是亲密伴侣,最好的关系都是互相成就。当然前提条件是,你能给对方创造什么价值。

还有一句话要记住:“个体与平台是一种共生关系,在入世初期,你要拥有站在平台上的潜质,在生涯后期,你要拥有脱离平台的能力。”

4、写在最后

当你在平台上游目骋怀,感慨天高任鸟飞,海阔任鱼跃之时,也要当心被平台捆绑,最终落下个天高任鸟摔,海阔任鱼呛。

所以,你要时常问问自已三个问题:

假设你所处岗位没了,你能干什么?

假设你所在公司没了,你能干什么?

假设你所在行业没了,你还能干什么?

如果一个都回答不上来,那么你要当心了,因为离开平台,你可能什么都不是……

如果不希望被淘汰,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,这样当危机来临时,我们就有应对的能力。

发表评论

微光地区——闹市中的静心港湾

卡洛指针 欢迎投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