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影视图解] 豆瓣9.5,这才是胡歌今年最好的作品

2019年,胡歌首次主演电影。

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里的他不再是斯斯文文的小生,而是一身匪气的逃犯,满身戾气。

但2019,胡歌还有一个第一次。

第一次,为一部纪录片配音。

什么样的题材,能让胡歌甘当绿叶?

看完第一集,君君就怒打五星——

但是还有书籍★★★★

推荐理由:我们正在“抛弃”书籍

《但我们还有书籍》由b站出品。

它的好不用多说:

播出后,豆瓣开分9.5,网站评分9.9。

本片的主旨是:

“点燃观众对于书的热爱,为人们提供一份在快时代里的阅读指南。”

于是首集里,导演找来了一些关于“书籍”的行业代表们,还用动画的形式展现了他们的生活状态。

01,编辑

第一位被纪录者有不少头衔。

豆瓣秃顶会会长,后浪文学部主编,也是一位“野生小说家”——

朱岳。

原本一直从事律师职业的他,却在一次应聘出版社法务的时候,阴差阳错地当上了编辑。

文学主编,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,但日常工作只有两个字——

“枯燥”。

果然是聪明的脑袋不长毛哈

朱岳这样描述自己一天的工作——

进来

开电脑

然后看看豆瓣

然后看会儿稿

看会儿邮箱有什么事儿

然后一天就过去了

从业以来,朱岳只把编辑当成养家糊口的谋生手段。

编书,其实是个体量很大活。

“常常编完一本厚书,就换副眼镜。”

衣服上的精神恍惚非常贴切了

直到某天,朱岳在书店不起眼的角落里遇到一本书。

他意外地发现,这本书的文学水平,不亚于西方任何一位大师的作品。

然而,在大陆,作者的名字却无人知晓。

它就是——

《寂寞的游戏》。

《寂寞的游戏》,作者袁哲生。

曾经有不少人说,未来袁哲生可能会成为台湾当今最杰出的小说家。

可惜,39岁时,袁哲生自杀身亡。

同样也是39岁的朱岳读到了这本书,不禁扼腕叹息。

朱岳当下决定,他要推广这本书,让这样的好作品被更多读者看到。

但很快,现实让他毫无还手之力——

连找了100多家出版商,没人愿意接手。

那时的朱岳甚至因为气不过,拉黑了一个不肯帮他出版的朋友。

几经辗转,《寂寞的游戏》获得了媒体推荐,2017年入选了“新京报·腾讯年度十大好书”。

后来,在朱岳的推动下,更多作者被熟知:

马来华裔黄锦树,中国台湾作家黄国骏、童伟……

他说:

“只要十万个人里还有一个人看书,

我们就能活下去。”

02,翻译

编辑是一项与孤独相处的工作,文学翻译者也是。

北大有一名老师,42岁,就已经成为西葡语系系主任,他名叫——

范晔。

机缘巧合之下,他收到了一封邮件——

《百年孤独》的中文翻译邀约。

相信大家都对这本书并不陌生:

“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,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。”

但事实上,这份翻译工作的背后并不简单。

这是一段并不光彩的往事:

1982年,加西亚·马尔克斯凭本书获诺贝尔文学奖。

后来,中国便掀起了一股“马尔克斯热”,市面上出现了十几种未经授权的版本。

1990年,马尔克斯来到北京和上海访问。

看到书店里陈列的盗版作品,他愤怒的说:

“死后150年都不授权中国出版我的作品,尤其是《百年孤独》!

后来,经过长达8年的努力,出版社才终于拿到《百年孤独》的中国的正版授权。

对范晔来说,这是压力,更是令人兴奋的挑战:

“这是一个习武之人,

和功夫大师过招的机会。

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。”

11个月后,范晔最终完成了翻译任务。

由他翻译的《百年孤独》,当即霸占畅销榜首位。

那时他接受到了众多评论,第一次深刻地意识到:

“翻译,真的是一门遗憾的艺术。”

03,正在“消失”的书籍

《但是还有书籍》的片名,出自波兰诗人米沃什的一首诗,诗的开头说:

“但是书籍将会站在书架上,此乃真正的存在。”

数字化阅读、短视频平台、丰富的影音娱乐,已经悄悄把我们所有的时间蚕食殆尽。

根据《人民日报》消息:

2018年,我国成年人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.67本。

76.8%的人,每日阅读时间不超过1小时。

不得不承认,“书籍”正在被我们抛弃。

“但是还有书籍”,前面的“虽然”是什么呢?

虽然我是个社畜;

虽然生活有很多糟糕的事情;

虽然我常常抱怨生活;

……

但是还有书籍,因为它带给我安宁、带给我能量、带给我独一无二的慰藉。

所以真正爱书的人,仍然最偏爱纸质书。

因为热爱,所以坚持,谢谢那些为书籍努力的人;

也希望更多人能在生活里为书籍保留一个位置,它并不昂贵、并不华美、只需要一点点时间;

但它将是你打开生活的,一把最美丽的钥匙。

发表评论

微光地区——闹市中的静心港湾

卡洛指针 欢迎投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