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地上的趣事,放松一下

1.钢筋工的故事
有个钢筋工,我们都叫他大贺子。大贺子二十出头,很活泼,大大咧咧,一头卷发。
有一天,包工头大刚哥带兄弟们出去吃饭喝酒,吃完饭他们就去xx小区十八栋了,那里不少点小粉灯的。那天晚上大家都开炮了。
过了几天,大贺子就发现下面不舒服,好像招上什么病了。用大贺子的话说,大蘑菇头上长小蘑菇了。于是他就去医院检查了,肯定是检查出病了。不过大贺子也没耽误上班。大贺子说他那天晚上没穿小雨衣。
有一天早上,我去楼上检查,大贺子在绑柱子钢筋。因为早上我没去食堂吃饭,有点饿,就把兜里的玉米肠拿出来吃。大贺子看到了,就和我说,我下面也有一根香肠,上面还有玉米粒呢。把我恶心的呀,差点没吐出来,赶紧把玉米肠扔了。从此以后我对玉米肠都有阴影。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出去开炮,一定要穿好雨衣。
2.木工的故事
有一天,去楼上检查,发现楼梯预留钢筋位置和图纸正好是反的,我就不乐意了,和钢筋工说,这都能错,不看图纸我都知道方向是什么样的。钢筋工说,我就是没看图纸留的钢筋,和下面的踏步能交上啊。我一看,钢筋工说的对呀。于是我就给木工管事的叫来了,管事的叫二胖。
我和二胖就照着图纸核对楼梯,最后发现是钢筋工最开始留钢筋的方向错了,木工也没看图纸,照着钢筋支的模板。幸亏我发现的早,现在地下室刚完事,要是封顶才发现就麻烦了。
后来,干错的楼梯拆了,重新施工的。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哪怕别人错了,也不能接着错的干。
3.瓦匠的故事
俗话说得好,十个司机九个骚,一个不骚是酒包。那时候单位正好有三个司机,一个骚的,一个酒包的,一个又骚又酒包的。又骚又酒包的叫大宝子。
有一天,瓦工班组的请大宝子吃饭,因为大宝子是司机,大伙经常有求于他。大宝子家住xx小区,那里点粉灯的多,大宝子门儿清。吃完饭他们就一起去开炮。
第二天,大家就分享昨晚开炮的事。有个叫老毛子的,他说昨天他没开炮。别人问老毛子,你为什么进屋不开炮,老毛子说看她脱完衣服不想开了,自己这样有点糟蹋她。别人又问,没收你钱吧。老毛子说,我给钱了,我都看人家脱衣服了,能不给钱吗。
后来,我问大宝子,那么低档的地方你怎么也敢去。大宝子说,高档地方也是那玩意,咱们这最高档的xxx会所,说是大学生,不少也是那去客串的。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农民工很善良。高档的地方可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假货充斥。
4.水暖工的故事
这个是材料员老李给我讲的,很久以前的故事。
那时候老李是水暖班长,在外地施工。老李手下有个水暖工,叫他小a吧。小a经常去点小粉灯的地方去玩。开始,老李问小a,你多久去一次,小a说一个礼拜吧。老李有点不信。
过了几天,老李问小a,你去玩一次多少钱呀?小a说二三十块钱吧。老李又问,那你一个月去玩得花多少钱呀。小a说,一个月六七百吧。老李脸色一变,wqnmlgbd,jb毛一个礼拜去一次,你tmd这不是天天去吗。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换一种方法,可能会得到真相。
5.电工的故事
有个电工,叫老黑,有一次我问老黑,你长得也不黑呀,怎么都管你叫老黑。老黑说,jb黑。
一年夏天,正在进行砌筑施工,瓦工砌墙,电工跟着配管。电工和瓦工相处得还挺融洽,经常开玩笑什么的。
那时候天气特别热,但是楼里比较凉快。一天中午老黑就在楼里午睡。醒来以后发现鞋没了,找了半天没找到。问大伙鞋哪里去了,大伙都说没看见。其实这是大伙和他开玩笑呢,一双布鞋才十几块钱,谁能去偷。这下子老黑不乐意了,就骂上了。最后这鞋也没找到。
之后,老黑就把这是和光头强说了,光头强是电工头。光头强说,你活jb该,你要是不骂人,人家还不能还给你咋的。你这么一发火,谁还敢把鞋还给你。老黑眨眨眼睛没说话。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冲动会起反作用。
6.吊车工的故事
有个吊车工,在塔吊上抽烟,抽烟了就把烟头从窗户扔下去了。说来也巧,那天大检查,某个大佬从塔吊下面经过,烟头正好掉大佬脖领子里了。这把大佬气的,大佬告诉下面人,让吊车工给我下来。
吊车工下来了,站在大佬面前。大佬从兜里拿出一盒中华,递给吊车工,来,抽一根。大佬想给吊车工点颜色看看。这个吊车工看看大佬,就说,你这烟不好抽,辣嗓子,我也刚抽完烟。不抽了。说完转个身就走了,留下大佬风中凌乱。大佬更生气了,还发不出来。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7.车老板的故事
九十年代初,那时候汽车不像现在这么普及,有时候往工地送材料什么的用马车。赶马车的就叫车老板。
有一次,一个车老板去工地送货,有个小技术员调皮,就跟在车后面喊,车老板子,车老板子,捅马py子。车老板笑笑没吱声。车到办公室那里了,那里人多,小技术员还喊。这回车老板子就说话了,小技术员说话驴唇不对马嘴,睡觉枕你嫂子大腿,你嫂子来例假呲你一嘴,你尝尝不是滋味。这把大伙逗得呀,哈哈大笑。小技术员接不上了,灰头土脸的走了。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什么卡车司机,火车司机,都不如马车司机,车老板子才是老司机。
8.领导的故事
我师父上班的时候,公司有个领导,赵处长,这个赵处长差点没当成我师父的老丈人。
有一次,有个人问赵处长,你家几个孩子呀。赵处长说,仨姑娘,仨丫头。这个人点点头,说挺好的。
这个人后来和我师父聊起赵处长,说赵处长好呀,儿女双全。我师父就说不对劲。这个人又说,对劲呀,赵处长和我说的,仨姑娘,仨丫头。我师父就说,你个sb,仨姑娘仨丫头不就是六个女儿吗。原来呀,这个赵处长没儿子,不好意思,才这么说,故意让人误会。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领导说话一定要认真分析。
9.临时工的故事
有一次,建设单位的大佬来工地检查,发现有点问题。他就不乐意了,发起火来了,就跟这里的人把她媳妇lj了一样。还骂上了,骂工人。
有个工人听着就不乐意了,这么大个领导怎么爷爷奶奶都带出来了,我也没挣你钱。他实在憋不住,上去就把这大佬揍了,揍完就跑了。然后大佬就去医院了。
过了几天,jc找上门了,挨个审问。不过大伙都是亲戚邻居啥的,谁能说认识打人的。大伙早就统一口径了,打人那个是人力市场找的临时工,不认识。jc也没办法,包工头赔了点钱,这事就不了了之了。大佬也是王八进灶坑,憋死又窝火。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胡乱装b是会遭报应的。哪里都有临时工。
10.爹的故事
2012年冬天,马上就要越冬了,开越冬的会议。
在会议上说到了更夫工资的问题,我们单位主张三千一个月。建设单位不同意,有个甲方代表就说了,我爹去超市打工一个月才一千五。我们的项目经理就不乐意了,这个项目经理个子不高,脑袋灵,曾经获得过本市十佳项目经理称号,他眼珠一转,就怼回去了,你爹那么便宜,你有十个爹八个爹都整这来打更得了。那个甲方代表顿时就蔫了。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别拿自己爹说事儿。

发表评论

微光地区——闹市中的静心港湾

麻豆指针 欢迎投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