飙升9.6,活久见啊,这片竟然出第二季了!

刚刚落幕不久的第十五届大阪亚洲电影节上,一部冷门的泰国片,打败《少年的你》,夺得最佳影片…

电影主角,是《天才枪手》的女主。

看过片的网友说:淡淡的日系风,居然拍出了亚洲人骨子里人与人的羁绊。看完让人怅惘很久…电影英文名叫Happy Old Year,好讽刺呢,过去明明是一地鸡毛,还怎么Happy?

它是:《时光机》

小琴,刚从瑞典学成设计的归国留学生。

一家知名的设计公司看中她的作品,“极简而有功能性”,准备聘请她。

然而,签合约前小琴还有一道关要过:公司总部的人,要参观她的“个人工作室”;如果“工作室”的设计被认可,她才能拿到那个前途无量的offer。

可以说,这是一个“考题”。

事实上,小琴并没有什么“个人工作室”。

她对设计公司谎称,她的工作室还在“装修”。

而设计公司留给她的“装修”时间,只有一个月…

由于刚毕业、身无分文,小琴没办法寻租好的场地。

她想到一个主意:把自己临街的家,改造成“工作室”。

小琴的家有两层。第一层,曾是乐器商店,为了同时住人,这一层被分隔成3个小间;二楼则一直废弃着。

看起来,这是个不错的想法:

从位置上说,它离地铁近,又位于街道转角,交通便利,也易停车。

而从改造前景来看:小琴的家人只要搬到二楼,她便可以在一层做文章,打通3间房,再重新油漆粉刷,很容易就能实现她的想法。

可是,一旦付诸实践,问题就来了。

这个一家人住了几十年的老屋子,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,房间拥挤不堪。

以至于,有人不得不蜷在椅子上睡觉…

更糟心的是,家里人根本不理解小琴的想法。

她跟家人讲:极简主义,是一种禅意。

被妈妈严辞打断:极简什么,这是我家。空成那样有病啊?

不仅如此,当“断舍离”的命运,同样指向小琴的私人物品时,小琴不得不回想起一些难过的往事,这让她痛苦,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…

这部《时光机》于去年12月26日在泰国上映,取得了口碑票房的双丰收。

网友评论:一部讲记忆的电影却只用了一次闪回,避免了大量闪回的散乱,简明扼要的靠几种物象留白,与“极简主义”契合。女主角太会演,前途无量。

这是泰国导演纳瓦珀·坦荣拉那迪的第七部长片。

不少国内观众看过他的《亿万少年的顶级机密》,讲述泰国海苔大亨的故事。

嗯,也就是很多人爱吃的那个品牌“小老板海苔”…

导演:纳瓦珀·坦荣拉那迪

《亿万少年的顶级机密》海报

女主角茱蒂蒙·琼查容苏因,今年不过24岁,出道时还只是15岁的模特儿。

21岁那年,她就因出演《天才枪手》,获第十六届纽约亚洲电影节“亚洲新星奖”。

《时光机》

《天才枪手》

从“高智商作弊”到情感进阶,《时光机》简直就是琼查容苏因的个人秀。

从片头到片尾,她至少大哭了五次,每次展示的情绪都不同,包括思念、绝望、伤感、内疚、谴责…

观众能感同身受:这是个“有故事的女人”。

比起“时光机”,这部片的港、台译名更直白,分别是:“无痛断舍离”和“就爱断舍离”。

跟一般人想象的“断舍离”不同,《时光机》探讨的不仅是物品,更包括那些难以安放的回忆和情感。

有意思的是,闻名全球的日本整理师,近藤麻理惠,曾入选2015《时代周刊》影响世界100人的她,毫无违和感地出现在《时光机》中。

2019年,麻理惠推出一档真人秀,《麻理惠的整理秘诀》,记录她在西方家庭帮人整理的过程。《时光机》中,被小琴推动,不得不整理房间的哥哥,买了麻理惠的书,还开始看她的这档节目。

《时光机》像提供攻略似的,给出了“断舍离”的六个步骤。

第一步:设定目标、寻找灵感。

小琴,就是一个“决绝”的人。

她扫空超市货架上的垃圾袋,毫不犹豫地把老旧的卡式收音机、键盘手机,上学时的成绩单,好友送的生日礼物,离家的父亲留下的仅有的文字…全都塞了进去。

她说:垃圾袋就像黑洞,丢进入后就消失了。你就不记得里面装了什么…

事实上,对大多数人来说,这第一步,就很难。

整理师麻理惠说:要是你手里拿的东西,不会令你怦然心动,就说声“谢谢”丢掉即可。

《时光机》中的哥哥,却道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:我拿到的东西,都让我怦然心动…

而小琴之所以毫无忌惮地“扔”,就是因为她目标明确:

为了拿到offer,一个月之内,她必须清空杂物。

她信念坚定到,能克制自己增添新物的欲望。只要“占空”的东西,她统统不添置,就连设计参考资料:能选择电子版本,她就不会买实体书。

一旦决定,你的“断舍离”就真正开始了。

接下来的几个重要原则,“不要有太多感觉”“别动摇,要无情”“不要留恋”等,其实可以看作一条:那就是,妥善安置物品寄托的回忆。

影片中的哥哥说,丢掉日常用品很简单,私人用品就不容易。

这实际也是导演本人的体悟。他有清理房间的习惯,已经连续五年做着“断舍离”的事情。

一开始,他只是想:“哦,我只是需要摆脱东西”。

两三年后,他意识到,这其实是关于放弃某物的决定。这个决定的背后总是有一个故事。

“它不完全是关于丢弃物质的东西,而是关于记忆。”

有时候,你需要忘记一些记忆,有时候你需要保留它们,有时候你需要别人原谅你,或者和他们协商…

而这个过程,会牵涉到很多现实的问题。

比如,当你扔掉别人送的礼物,恰好被在意的人发现了…

《时光机》中,哥哥不舍得丢掉俗气的纪念品,尽管满满的观光客味,可他觉得,对方的心意更重要…

小琴的好友,发现自己送的CD被扔,跟小琴大吼:

也许,你鼓起勇气还给我,我也就只是伤心,而不会像现在这样,既伤心又生气…

比如,你不舍得丢弃一件东西,可能只是因为,无法面对一件早该放下的事。

《时光机》中,小琴的母亲,一直在家里摆着一台老式钢琴。

整个家里,只有父亲会弹。

可是,他抛妻弃子,一走就没有音讯。

当小琴拨通父亲电话,问他能不能来取钢琴,得到否定的回答。

可是,母亲仍然不肯放下,还盼着父亲能回头…

比如,有些东西你急于丢掉,却发现总也甩不掉,可能是因为,那事关一段割舍不了的情感,或者难以正视的错处…

《时光机》中,小琴曾狠心抛弃前男友,她觉得:既然你不是我的真命天子,那就是你的事情,我干嘛为其他人的感觉负责…

可即便如此,她仍然没有勇气把前男友的旧物,一扔了之。

直到不得不相见,她才被逼着回忆:

原来,那都是美丽的过往,曾经快乐的青春。

小琴还蓦地发现,她如今痴迷的“极简”,似乎最早,就是从前男友的杂志看到的。

有些事情,似乎遗忘了,却并没有消失。

而拼命想抛弃的东西,可能有一些,早就深深植入脑中了…

那些牵涉着记忆的物品,果真是今天丢掉,今天就会消失吗?

而有没有可能,你丢掉的东西,反而其实才是最宝贝、需要珍惜的?

《时光机》对“断舍离”做了很深入的探讨。

片中一个细节很有趣,哥哥调侃爱扔东西的麻理惠: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节目效果,泰国的房子又没日本那么小…

还有一个场景让人动容。

小琴的好友,准备结婚,拜托她找一张十年前的合影。

那是俩人无意识中,被拍下的第一张“合照”。

十年来,他们分分合合,谁都没想到,他们最终会走入婚姻殿堂。

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照片,却忽然变成了无价之宝。

俩人看到照片的一瞬,哭了…

而很多看到这一幕的观众,也哭了…

《时光机》中的小琴,直面自己的感情,对曾经的友情、爱情,来了一次温暖又决绝的告别。这使她最终完成“断舍离”,拥有了“极简”的工作室。

清空后的房子(左);“极简”工作室(右)

据说,在泰国,观众非常不喜欢片中的小琴。他们认为她是一个非常冷漠的人,她似乎对人没有任何关心和感情。

但本片的导演对小琴报以很大的理解。

“回想过去:如果它是好的,那么你会幸福。但如果不好,那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…”

他说,小琴已经努力,希望去获得对过往关系的原谅,尽管她失败了。

对物品来说,单纯的扔扔扔可能并不难。

但要想真正实现“断舍离”,根本不用学什么课程、看什么指导书。最关键的是,就在于,你已经可以成熟地去处理附着在物品上的回忆。

这个时候,我们就会知道,到底哪些东西,是你不再使用的非必需品,应该丢掉。

哪些东西,是还有用、应该保存得很好的东西,不会被轻易放弃。

事实上,不管好的、坏的,所有的记忆加在一起,造就了现在的我们。

当我们学着去面对那些负面的过去,这种经年增长的能力,在逼迫着每个人,成长为独一无二的自己。

 

发表评论

微光地区——闹市中的静心港湾

卡洛指针 欢迎投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