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男子图鉴|魏延的情商










关于魏延是否谋反,史家已经说得很明确了。《三国志·蜀书·魏延传》载:

原延意不北降魏而南还者,但欲除杀仪等。平日诸将素不同,冀时论必当以代亮。本指如此。不便背叛。

《资治通鉴》卷七十二 “魏纪四”载:

始,延欲杀仪等,冀时论以己代诸葛辅政,故不北降魏而南还击仪,实无反意也。

无论是陈寿还是司马光,都认为魏延并无反意。要造反无非两条路,第一条是向北投降曹魏,第二条是自立为王。魏延既没有投降,也不可能傻到靠手头这点兵力自立。所以造反的说法,确实牵强。

但魏延确实死后又一直背着谋逆的罪名,直到蜀汉覆亡都没有被平反。这是为什么呢?《三国志·蜀书·魏延传》载:

延、仪各相表叛逆,一日之中,羽檄交至。后主以问侍中董允、留府长史蒋琬,琬、允咸保仪疑延。

建兴十二年(234)秋,诸葛亮病死五丈原。魏延和杨仪争相上书,称对方谋反,双方的上书同一天到达成都。后主刘禅无法判断,便问侍中董允、留府长史蒋琬的意见,蒋琬和董允选择了“保仪疑延”。
“保仪疑延”这四个字很值得玩味,一是杨仪无谋反的能力,而魏延有。杨仪不过是一丞相长史,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秘书长,在当时主要是负责后勤,诸葛亮多次出军,都是杨仪制订规划,筹措粮草。一个搞后勤的,顶多是贪污,要说他谋反,就不太可能了。而魏延不一样,早在建兴八年(230),魏延就是前军师、征西大将军,而且被授予假节,进封为南郑侯,在军中的地位可以说是仅次于诸葛亮,相当于军队二把手。在诸葛亮死后,魏延是有能力谋反的。从这个层面来讲,成都的中央官僚选择怀疑魏延也很正常。

此外,大家怀疑魏延,恐怕和魏延平时的为人处世有关。《三国志·蜀书·魏延传》载:

延既善养士卒,勇猛过人,又性矜高,当时皆避下之。

与关羽一样,魏延也是一个傲上亲下的人,对下层士兵很好,与上层同僚(武将文官)的关系很僵,平时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。但凡有本事的人,多半都会有点傲气。当年关、张在世时,魏延尚且敢于在群臣中说出那样咄咄逼人的壮语,关、张离世后,就更有了一种蜀汉舍我其谁的鹤立鸡群之感了。甚至,魏延连诸葛亮都不放在眼里,《三国志·蜀书·魏延传》载:

常谓亮为怯。叹恨己才用之不尽。

对诸葛亮尚如此,其他的同僚就更不在魏延的眼里了。简单点说,魏延这个人的业务能力很强,但人缘很差。说到底,魏延最后身死族灭,死后还被一直按着“谋逆”的罪名,算是被同僚们默契地联手给坑了。所以,魏延的悲剧首先是其自身性格使然。

当然,魏延的悲剧与杨仪也大有关系。魏延和杨仪的关系有如水火,《三国志·蜀书·魏延传》载:

唯杨仪不假借延,延以为至忿,有如水火。

《三国志·蜀书·费祎传》载:

值军师魏延与长史杨仪相憎恶,每至并坐争论,延或举刃拟仪,仪泣涕横集。

魏延是一个“性矜高”的人,偏偏又遇到了杨仪这样的“性狷狭”的人,很容易引起冲突。魏延的傲慢使杨仪看不惯,言语之中不免夹枪带棍,而杨仪的不给面子又进一步惹恼魏延,闹到最后,一个恼羞成怒,动刀动枪,一个恨极而泣,“泣涕横集”。

魏延和杨仪的不和,连东吴的孙权都知道了,并且对二人的结局作出了精准的预判。裴松之注《三国志·蜀书·董允传》引《襄阳记》:

杨仪、魏延,牧竖小人也。虽尝有鸣吠之益于时务,然既已任之,势不得轻,若一朝无诸葛亮,必为祸乱矣。

孙权口中的“牧竖小人”,放到汉末魏晋那个士族的时代里去理解,其实是指出身低微。“牧”是指牧童,“竖”是指年轻的仆人。据《三国志·蜀书·魏延传》载:

魏延字文长,义阳人也。以部曲随先主入蜀,数有战功,迁牙门将军。

由此可知,魏延最初是刘备的家兵私仆(部曲),出身确实不高。说穿了,魏延的悲剧在于一个出身低微的人,很有才华,但平时总是恃才傲物,但与同事的关系处得很僵,最后被大家给联手坑了。

发表评论

微光地区——闹市中的静心港湾

麻豆指针 欢迎投稿